路一法

此lof已废,纯存档用,勿粉

爱上Samifer=餓死

《Cupcake & Cookie & Ginger gum》十三章

当Mickey与他的汗水,混乱,秋天的涼气溜进的小背心,提醒他他背上还有没完全干透的精液,一条松软的棉质長裤,貌似快要断掉的人字拖鞋站在路口,而当中不包括他的钱包,门匙,什至香烟时。

Mickey很想要抱头蹲在地上,像个窝囊废似的懊悔一下他的人生。但他没有,Mickey慶幸自己还能有余裕去考虑关于面子的问题。

Mickey伸手摸了摸裤子的口袋,发现了一个火机。真捧,没有香烟,但有火机。
或者他可以选择去烧点Gallagher的家,或Peter的学校,又或者自燃。

“愿意借个火吗?”

Mickey没察觉他身后站了个人,他转了身,“如果你给我香烟作为交换…”

Mickey把火机抛向那个人。是一个穿着低胸衣,露岀大半个胸脯,俄罗斯口音在贫民区哼哼的女人。

一个妓女。Mickey不需用力思考就得岀的答案。不过,这位也算得上是区内顶高级货。可惜的是,Mickey现在内内外外都Gay得完全,给他奶子还不如给他棍子。就算他能勉强对着女人硬起来,感谢那位臭精神病和那位臭醋坛子带给他的心理陰影,他大概看到门柄的一瞬间就会立刻萎靡不振…

“今天生意不什么样?“Mickey接过女人遞过来的香烟和火机,“你找错人了。我身上連一美元都没有,再说我可不是你的服务范围内。“

”我知道。“女人淡淡的看着他,以一种熟悉的口气搭话,”你只喜欢九英吋的大屌,最好蛋蛋的会附送红色的体毛。没有润滑的粗暴性爱绝对能引起你的性奋。“

“咳咳!咳!“Mickey给口中的烟咽到了。

女人走前一步轻轻的掃着Mickey的背, “我不是来跟你谈生意的。”

“我是和你谈家事的。“

Peter抱着外套在街上游走,Mickey已经消失了好多个小时。Peter没有到医院去替他的伤口缝针,同时向警察報告他受害的经过,他放弃了一个消灭情敵的大好机会。而是选择留在Mickey的床上,让下班回来的Mandy处理他的伤口。

但不代表Peter就此原谅了Ian。
Hell No。

如果当初他手上拿着的不是摸型枪,而是真货。即使把子弹打入那个人的身体中,看着他躺在地上浸溺在血液中,都不能令Peter有一点歉意。

也许有点,只是他因为居然在Mickey口中听到这个世上最难能可贵的承诺。要知道,Peter早就有心理凖備等个十年让Mickey开口。可惜,下一分钟,就完美地让他的梦粉碎了。

他很快就确定罪魁祸首就是Ian。或许生病是情绪不稳的借口,但没一种病会令人变成一个自私横蛮无理的婊子。

最后,Peter是在Milkovich门前的階梯上找回Mickey的。

从远处看到Mickey的身影,Peter腿就比他的心还先要向前飞奔而去,“你到那里去了?!你身上什么都没有!我、我、我很擔心你,但是我不会向你道歉。因为我所说的都是发自内心。如果你告诉我,你还是去了找那个暴力份子,我发誓我现在就会…”

“闭嘴!”Mickey以一个轻微的低吼打断了Peter的淘淘不绝。

门前橘黄色的灯光散落在Mickey的身上,把他蒼白的皮肤照岀一丝暖意。Peter才发现Mickey以環抱着珍宝似的姿势抱着一団鼓起的毛毯。

Mickey轻轻的掀开毛毯的一角。露岀了一张粉嫩的小面庞。

“他好不容易才刚睡着。”

“噢…”Peter呆住了一下,之后轻手轻脚的往Mickey旁边坐下。

“他看起来好安静。”

“安静?哈,你早半分钟前来的话,你就能了解何谓来自地狱的狂吼。这隻小混帐闹了半天,我只要一把他放下来。他就开始用盡他的所有,眼泪,鼻涕,恐怖片式的尖叫,什至拉屎!去攻击我的五感,他到底是什么做的?计时炸弹?“

Peter听着Mickey的抱怨卻无法忽视他声音中带的温柔。也许,只是因为Mickey不想吵醒宝宝降低声线而令Peter產生错觉。但是,Hey,Peter觉得这一幕暖心极了。

察觉到Mickey在换手的期间一直在揮走酸疼,Peter给了个建议,“我可以抱他一会吗?“

Mickey把怀中的重量转移到Peter伸出的双手,“嘿,轻点。“

小脑袋还是给打擾到了,扭动了一下,皺起眉头的睜开了个眼缝。

”嗨,小天使。“Peter亲了亲他的额头。“这儿很安全的,乖乖睡吧~”Peter又揉了揉宝宝的金发。孩子就像被安撫的貓咪一样很快又进入梦鄉。

摸着金发的手不捨得放开,Peter不禁露岀了一个叹息,“他是你孩子。”

Mickey看了眼Peter,没有答话又看回去Yve。

“他的头发摸起来像你…他有你的眉毛…”,Peter边说边用手指描绘Yve的肌肤,“你的鼻子,你的嘴巴…”Peter嗅了嗅Yve的发丝,“他什至味道都像你。“

”胡说,他嗅起来像你,一身奶苏味。“

Peter笑了,Mickey也跟着笑。

“我很抱歉…嗯…今天发生的事…”Peter说。

"……”Mickey说,“我也是。”

两个男孩,一个宝宝的身影在门前,他们没有说很多的话,但没有任何人因为觉得不自在或不愉快而要离开。在不久后,他们会因階梯的木板过硬坐到屁股发疼而移动到室内。

但这一刻,他们只是肩膀轻踫对方的默默坐着。

Tbc

久等了

本来想寫大纲式结局

結果不知不觉又变成码字

之后应会用简洁的方式去快速推进文章至完结

希望大家不要嫌棄

评论(10)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