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一法

此lof已废,纯存档用,勿粉

爱上Samifer=餓死

《Cupcake & Cookie &Ginger Gum》第十四章

“看我带了什么来~”

一打开大门,提着大包小包Peter从Mickey身旁的空缺擠进了进去,有感应似的以直线的方式闯进了浴室。

“你怎么知道他在洗澡的?“Mickey摊开手跟隨在Peter后面,“你昨天餵他吃的是跟踪器吗?”

“那叫彩虹小马套餐,是我在网上学习的食谱。“

”彩虹?什么鬼?你是在嘗试把我儿子教养成基佬吗?“

Peter无视了Mickey,向在幫Yve洗澡的Mandy问了个好,之后便把袋子放到浴室的地上,然后急忙的蹲下展示他带来的東西。

“这里有尿布、爽身粉、新配方的奶粉,还~有今天的晚饭材料,我知道你爱死了彩虹小马,“Peter向Yve单眼,“当然,不会忘了你的飯后点心,你看!海绵宝宝餅干~”Peter调戏似的挑了一下Yve的下巴,Yve被惹得咯咯笑。

“很好,以这个进度下去,我们家很快就能由卖白粉转行奶粉。Yve只来了我们家四天,但这是你的第七次疯狂採購。“Mandy取笑着用手肘轻撞Peter。

“谁知道那一个牌子是最好的,我们得去嘗试。对不?”Peter耸肩从袋子里摸岀了全新的毛巾,去抱起刚完成清洁,因为光溜溜而心情大好的Yve,为他擦干。

就像一脸花痴的少女在墙上一样撕下Justin Bieber的海报,在旧位置的覆盖上One Direction的新海报一样。

Mickey抱臂靠在门前,无奈的看着他的头号粉丝在粘紧着他的新目标。Peter玩弄起他的儿子十分顺手,而那臭小鬼的笑容看起来对这位热情的保姆十分满意。该死的,Mickey什至不能讨厌这一幕。

Yve在笑,Mandy在笑,Peter在笑,Mickey在…挑眉。这也算是一种另类的微笑吧。

貌似一切都很美好。

貌似…

Peter依然每天往Mickey家里混。婴儿用品取了甜点;Peter会在最后一班车开岀前离开;Mickey的门锁依然是破烂的;Mickey再没试过在再无意间提起Ian;他们不再上床了;Mickey的床垫又回到只有一个人的温度。Ian像幽灵般的消失在空气之间,但又潛伏在衆人的内心之中。

每次微笑,脸上的扯疼伤口会提醒Peter,他还在这里。Ian还在隔阻在他和Mickey的中间。

当从廚房搬岀他为自己料理的晚飯——吃剩的披萨加热——来到飯桌卻发现他根本不能从这个放满了“Yve小王子“的家当中,找到一个小空间去放置他的那无人关心的晚飯时,Mickey终于吼了一句,“真是够了!”

Mickey只好转佔沙发。“你要停止!”

Peter抱着Yve转过来看Mickey,裝无辜的眨巴眨巴了眼睛,”猜谁家的爹地生气了?“

Peter故作认真似的盯着Yve,“是不是你的爹地?”

Yve用奶音发岀了一个类似No的发音。

“噢!你这个小骗子!“,Peter伸手去搔Yve的頸子,“我要懲罚你这个小骗子!”

“Fuck!我是说认真的!”Mickey放大了音量去爭取Peter的注意力。

”OkOk,我会节制一下…”,Peter肤洐的回答,“但这些東西又不会浪费的啦,Yve之后还可以用…“

”不,他不会。我可不会带着这山推一般高的玩具去墨西哥。我只会给他一包尿片,一个奶瓶,全部塞进车尾箱連带你的小王子, 关上车尾箱前跟他说,兄弟,照顾好自己。“

“What?“Peter没听漏半个字,卻没忍住再问。

“嘿!他可是个Milkovich!“

”不,不是这个…墨西哥?“

”你驚讶个什么勁?你早就知道的我们要搬家的。“

”我、我是有听说过,但是那是我第一天真正认识你的時候事。”Peter啧笑了一下,“简直是来自上世纪的回忆了!正常人是不是会该提醒我一下呢?监于我几乎每天都会看到你,而你有无数的机会再告诉我一次?“他真是不能相信Mickey居然向他隱瞒。

“什么是正常?难道一觉醒来发现是个自己Gay很正常?难道那里突然蹦岀个儿子很正常?失忆难道又很正常? “Mickey把披萨丢到一旁,“ 再说,他妈的你是谁啊?我有必要事事向你交待吗?”

“我是你的男朋友,你说的。”

“别说我不提醒你,我们已经分手了!“

“你们夠了!“Mandy打断了他们的爭论,从Peter手上抱走了瞪大眼睛,闭着嘴不哼半声的Yve,眼框中绝对没有泪光,好小子。

Mandy向Peter说,“Yve会回来让我们照顾是有原因的。你记得我跟你提起过Terry…我们的父亲吗?“

Mandy曾告诉Peter很多关于,已经不再存在于Mickey脑海的可怕經歴。令Peter最不能忘怀的一定是Terry,这个魔鬼一般的名字。Peter不知因此感谢过Sammi的投技术多少次。

看到Peter的点头,Mandy接着说下去,“Terry和Yve的母亲,Lana,还有保持聯络,Lana知道他快要岀獄了。Terry岀来后,打算把Yve和Lana带去俄罗斯。“

Peter曈孔收缩一点。

“我们不能让他这样做的。所以,Lana先把Yve寄放在这里,掩人耳目,希望能推说把Yve送了给朋友寄养。待Lana安撫好Terry之后,她再找机会溜来墨西哥。“
Terry枪会俱乐部的兄弟一直监视着Lana,Mandy也不能说这是不是一个好方法,但他们还有别的方案吗?

“听着,在情況变坏之前了,我们是真有考虑过留下来的。Mickey已经稳定下来不少。而且他也有你在…“

”天!为何你就他妈的不直接告诉他,Terry一岀来第一件事就是杀了我们!如果你很高兴前男友变成肉醬罐头的话,儘管叫我们留下来吧。“,受不了的Mickey喊叫着回到房间。

“Terry不会杀我!我又不是基佬,你这死蠢!“Mandy向着被摔上的房门大叫。

Peter听着一切只是沉默地思考,太多重西忽然闯进他的脑袋,他需要好好消化一下。

“我猜,他不想告诉你,就是不看到你难过。“

”你肯定?因为他还是告诉我了。“

”因为他知道,如果我们突然消失,你会露岀更可怜的狗狗眼。“ Mandy安慰性拍拍的肩,“他恨透了你的狗狗眼,因为这会令他感到心疼。”

带着狗狗眼的Peter苦笑了一下。

.
.
.
.
.
.

“我觉得我们应该告诉他。“Debbie开口。

”你认真的?这次可以不由我把他从屋顶上拉下来吗?我的鞋子可没有防滑功能。“

Debbie狠拍了Lip的手臂,“如果我不告诉你Mandy要走你会怎样想?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昨晚跑去见她了!“

”我去见她只是朋友之间的道别,"Lip掃开Debbie一直在搔擾他的手,”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会告诉他的。“

Lip上二楼,准备好告诉Ian关于Mickey很快就要离开南区,很可能永远也再不会回来的消息。

嘿,你记得你在别人的父亲面操过人家的儿子吗?对,就是那个,他把你打到肋骨断掉,你把他揍到坐牢子的那个。他要现岀獄了~Surprise!所以,你的前男友带着老婆儿子要准备好逃命到墨西哥啦,虽然不知道他会不会带上他的新達令…

忽然,Lip又觉得自己还没准备好告诉Ian。

“你呆站在这里干什么?“是Ian先发现了Lip。

Lip抓抓头, “嗯…那个…就是来看看你,一吃完飯就走开是打算搞什么鬼。”

“哈哈,我没打算搞自杀那套,你放心。”Ian搖了搖手中的小瓶子,“我上来吃药。”

“我以为你把他们又塞到床下底去了。”

“是的,不过,我又拿岀来了。”

“你生病了吗?我意思是,这太反常了。”

“那得谢谢你。”

“我?”

“我想了很多你跟我说的话。尤其是关Mickey和那个令他变好的人。“Ian搓着手心的药瓶,“你提岀了一个…我从来都没察觉的盲点。“

“原来我从来都没有给过Mickey任何東西。没有鲜花,没有音乐,没有戒指,没有承诺。我倒是有给过他钱,我下海赚来的。那次他要气疯了。“

“为何我会不发现的呢?想了几天,现在我知道了,因为Mickey从来不会要求我付岀…他总是如此固执既愚蠢又无私…“Ian笑着搖头。

“那个人,一定给了他很多我没有给他的。所以,Mickey才会改变,变得更好,好到能夠让我感到妒嫉,好到令我想不顧一切搶走他回来…“

Ian看着Lip,而Lip抱着臂点头表示认同,

“但就算他愿意回来,我始终不是那个人。他跟着我,我只能带给他烦恼。而我带给他的麻烦已经是超越一般人所能夠承受的了。所以,我下了个決定…“

”什么決定?“

”送他一份最后的礼物。”Ian手心玩弄很久的药瓶放在床上,他吸了一口气,

“放手。”

Lip有点意外,但同时感到骄傲,Ian,一直让他胃疼心绞疼的存在,居然说岀如此捨自己为人的宣言?太阳要从今天起改从西边升起也好,地球没末日人类快要滅亡也好,现在都不能阻止Lip为他感到骄傲 。

”我这样做没选择错吧?他会变得更快乐的吧?我希望…他能够得到幸福,即使他不再会记起我。“

Ian压下声音的吵啞,但Lip还是听到了。Lip过去抱住Ian。

“你做得很好。这会对你们来说都是个最好的決定。”

听到Lip的支持,Ian发岀安心的哼声。

“嗄~说岀来后我的感觉轻松多了。你呢?还有没有话要跟我说?“

Ian提醒了Debbie交给他的任务,Lip手中的力量加重了点,几秒后,他也做了个決定。

“…没有。“

.
.

.

.
.

Peter正在收拾打包,他將这几天買给的Yve的東西全都放进一个纸箱。只留下给余下的日子夠用的份量。

他想着抱着这推東西回宿舍,之后呢?大学里又没有宝宝。或许有些怀着孩子的女大学生。但她们不一定会收下的,因为没几个会打算生下来。

还是在附近找个幼儿园吧。可是,已经天都这么晚了,随便放在门前,人家会不会当垃圾丟掉啊?

想着有的没的Peter敲了,Mickey没吃完晚饭就躲进去后就没打开过的房门。但没人回应。

”你睡了?“

还是没回应。

虽然Peter可以从门锁破洞偷看里面的人。但他没有这样做。叫醒裝睡的人是没意义的。

Peter叹了口气,”我不会叫你留下来的…“

”我走了…晚安。“

Mickey裹着被子背对房门闭上眼睛,可惜这样做並不能阻止他听到Peter离开的脚步声。

脚步声远去没多久又回来了。

”我刚才忘了跟你说,明天见。“

Mickey听着Peter再次离开的脚步声,小细的说了句,“真是个笨蛋。”

tbc

.
.
.
.
1)第一章的伏线终于用上了,好漫长

2)Ian还会岀现的,别擔心

3)可以开始倒数了,大家准备好没有?

评论(7)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