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一法

此lof已废,纯存档用,勿粉

爱上Samifer=餓死

【冬叉】答案是…(一发完)

这几天看了很多各色的刀片

集合起来又形成了一个新的刀片

冬叉党现在变成集体自虐党

呵…

*
*
*

冬兵离开的時候

Rumlow没有要去看他的背影

没有开口叫他留下

没有为他留下半滴眼泪

什至眉头都没皺一下

有什么好难过的?

Rumlow这样告诉自己

十六的Rumlow

看着冬兵从冻柜走岀来

第一次看到半垂的眼皮黑眼圈隱藏着的眼睛之后

他就知道

这一天遲早会来

他不屬于这里

不曾,也永不

三十年的时光已经是久等了

没什么好碗惜的

再见,好走不送

*

当Rumlow一个一个揮向拳头美国队长

被挡下的

被打回来的

Rumlow感觉有点累了

一生来来去去都是这种杀戮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最好是你死

为什么?

为什么呢?

Rumlow忽然一時想不起来

飞船砸下的场面倒是歴歴在目

血清的作用時的撕心裂肺

数不清皮肤上的刀伤多还是子弹多

不要紧

一把烧痕把他们会都蓋住了

面上的伤疤还隱隱作痛

伤痛是好事

痛楚代表活着

很多人的面上都带着痛楚

现在向他揮拳的人

他的上司

他的战友

想杀他的人

被他杀过的人

他没杀过

卻要为他们的死负上责任的人

三不五时都会有一些在战鬥中

故意寻死的队员

摆脱不到九头蛇

所以自己另辟岀路的人




所以说

到底为什么他要在地狱的底层残存呢?



啊,

Rumlow想起来了

因为那双半垂的眼皮被黑眼圈包圍之下

那双眼秘藏着世间唯一Rumlow能接触的纯洁

他愿意为多看那么一次

而活到明天

太好了

找到答案了

Rumlow如释重负的一笑

接着拉着美国队长的衣领

“我要你跟我走…“

*
*
*

“Rumlow他已经不在了“

Bucky进入冰柜前、Steve觉得有必要告诉他。

Bucky沉默了一会

“九头蛇士兵能感觉死亡的到来。

死亡是他们唯一的平静。“

Steve听完颔首,帮他关上冰柜的门

在白雾的冷急速把Bucky送进梦鄉之前

里面传来一句俄语

“他说什么?”

“他希望当时能在他身边“

End

*
*
*

这几天虐得好心累

后天去旅行

17号回来

顺便当散心

大家不要这样就忘了我喔

评论(5)

热度(35)

  1. xsphinx路一法 转载了此文字
    最爱刀叉刀
  2. 白色的杏花路一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