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一法

此lof已废,纯存档用,勿粉

爱上Samifer=餓死

【冬叉】Ups and downs 上

感谢维维给我寫的贺文

受宠若惊啊~~

贺图一定会给你的!

……

可是粉不涨那么快可以么…

我手速其慢啊

Via:

西伯利亚的冷风,满眼的白色。


刺痛了骨头,Rumlow不想走了,他想放弃了。


除了清晰可闻的错乱不堪的呼吸还有微弱的加厚的黑色厚底靴子踩在雪上碾压的“咯吱”,雪把所有声音吸收的一干二净。


继续走,枪支挂在身上像万吨的秤砣,随着身体的移动一次次撞击他的后退,让他几乎猛的前倾过去。


差点撞到身前一直顶着风行走的一个黑色背影。


资产,Rumlow无聊的想了想,九头蛇的资产。


Winter,寒冬,所以他不惧风寒。


这样说要是他改名Brock Winter是不是就能不惧风寒了?


狗屁不通,风吹的他现在的大脑都乱了。


抬头看着逐渐下落没有任何温度可言的日头,他僵硬的把手伸到身后,僵硬的手指略微动了几下,把枪支调转过来。


TDI的Kriss Super V,45ACP口径,100米的有效射程能够抵挡今晚到处寻找迷途者当做夜宵的动物。


是个铁娘子,好姑娘。


Rumlow把手指艰难的放在了消音器的位置擦了擦,爱惜的看着黑色的枪管发笑。


这次任务,活下来的,是不是能得到他这辈子都用不完的工资来着。


黑夜降临的时候,温度骤减,他走到了半冰封的小河边,找了一块儿断裂的枯树坐在上边,冷风吹的他头嗡嗡作响。


Rumlow想睡一会儿,就五分钟,或者三分钟。


不能睡,他又把闭上的眼睛张开,除了做这个,难道他还要喊一句老天救救我?


他不信上帝,因为他杀人太多并且相信撒旦等他挺久了。


他只能摸摸索索的从口袋摸出来一路上捡到的能用的工具。


用来引火的一盒烟,还剩下了三根,还有剩了半瓶油的,看起来很昂贵的打火机。


说实在的,他不喜欢抽烟,烟味儿会影响他的嗅觉,影响他的肺部,他还是点了一根烟放在嘴里叼着,火星在夜里显得格外明亮。


他的腿伤已经开始发炎溃烂,用一个死去雇佣兵的衣服包扎着。


那个雇佣兵叫什么来着,Author还是Harry,金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像个女人一样拿着枪指着他就能让他吓尿。


所以Rumlow把他扔去喂狼。


一般他不会这么冷漠,所以他没有吃了他的肉。


“嘿,跟我说会儿话?”


站在他对面的人就像冰雕,生完一团小火堆,直直的站在那里,Rumlow缩了缩身体从古树上滑下来坐在地上,背靠着树皮。


Rumlow感觉自己开始发热,随后又冷了下来,交替的感受让他脸色苍白,嘴唇颜色都没了平日的深色。


“我说我吃过人,你信么,还没死的那种,还有地沟到处乱跑的老鼠,还有,我知道柳树吃起来很苦,我曾经把它们夹在面包里,结果吃到一半,发现面包发霉了,然后我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就塞到了嘴,咳咳……”


Rumlow猛的吸了一口烟,结果呛了一下,他讨厌这个味道的烟。


毛子的烟。


艹他的全世界。


“……你一个人能走回去对吧,都说老马识途,你肯定也能回去,这样吧,”抽完一整根烟,Rumlow坐直身体,把烟头丢在雪里,火光打在他脸上忽明忽暗:“给老子滚回基地去,告诉那个老秃子派人过来给老子收尸。”


随后他看着资产,资产看着他,他挑了一下眉毛,发现那里结冰了,抬手他揉了揉。


手指戳痛了眼睛,他现在几乎感觉不到他的手还在胳膊上连接着了。


“……算了,随你吧,反正你站在这儿等我明早变硬以后他们也会找到你的,”Rumlow碎碎念了一会儿,闭上了眼睛抱着他的MK5:“艹你的,九头蛇,艹你的,全世界,老子就这么下地狱了啊……”


“отец【父亲】”


资产透过呼吸过滤器面罩说了一句话,Rumlow看了他一眼,又闭上了。


“родные【亲人】”


“возлюбленный【情人】”


“停,让我死的清净点儿,好吗?你可以走远点儿。哦,别太远,有什么动物过来吃我的时候最好扫一梭子,用你背后的枪,明白了?”


Rumlow看着面前越来越小的火堆,指了指资产,资产会意的点点头,Rumlow闭上眼睛,把自己缩了起来的时候就听到资产移动过来的声音。


“艹,老子不是跟你……撒手,你他妈要干什么!”


随后他就看到资产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


“温暖,возлюбленный【情人】。”


Rumlow用力的推着资产的结了冰的头发,以外的看到了一块儿刚刚又被他碰烂的伤口,紧贴着额角的地方。


他承认他心软了。


不过Winter Soldier相当暖和,这让Rumlow一度觉得这家伙果然不是一般人。


体温都和加了协调器一样温度稳定,除了左胳膊隔得他肋骨有点儿疼以及体重压的自己不太舒服。


不过严寒下他都能忽略不计,现在他估计自己能撑过今夜。


“Ты меня любишь ли【你爱我?】”


“好好好,别松手,就这么抱着,回去把我的好姑娘给你一个,不过MK5不行。”


“Я знаю【我知道了】”


两个人完全不在一条线上的对话结束了,Rumlow闭上了眼睛,满意的叹了一口气。


第二天一大早,前来接应的Jack就看到了自家队长被资Winter Soldier抱在怀里,不管身边人说什么也大步向前的走着,并且完全不愿意撒手的抱着他们的队长。


“队长?”


“艹你的,别打扰老子睡觉。”


Rumlow把脸直接贴到了更温暖的地方,接着微微打着鼾,他迷迷糊糊的想着他可能是感冒了,并没有想他待着的地点到底是什么地方。


——————
迟到的贺文
 @炎狼Alpha 
据说能换来一幅画
注意避让,不喜勿喷
——————
如果你喜欢我的脑洞,那么
求评论点赞推荐和关注,谢谢
我是维亚,我为自己吊威亚

评论

热度(76)

  1. 路一法Jeremaih.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维维给我寫的贺文受宠若惊啊~~贺图一定会给你的!……可是粉不涨那么快可以么…我手速其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