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一法

此lof已废,纯存档用,勿粉

爱上Samifer=餓死

冬叉段子合集 ooc 雷者勿入 炎炎两百粉迟到贺文

经过多次各种威胁利诱

葡萄终于屈服在我的淫威(x)之下

生了这么一大篇冬叉

他也是拼了

谢谢你

一路伴我走过这些日子

么么哒

假面葡萄:

 @炎狼Alpha  迟到贺文


冬叉段子合集  干瘪文笔别介意




【1】小黑屋后续




Rumlow到训练场开始激烈的训练,直到很长时间过去把自己累倒筋疲力尽才回去。


进门后,看着坐在沙发上当雕塑的人,Rumlow什么都没说。


答应他!这并不是一句随随便便就能说出口的话。


对他!对自己!都是!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


自己一直坚持的信念.....相应的危险.....两人的后路.....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那天的事所说的话都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两人一如既往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




直到......复仇者们发起了一场突袭,九头蛇反应不及,基地被摧毁。




Rumlow转头看着盯着自己的Winter Soldier,手里的武器落地!


手扶住Winter Soldier的头,唇舌相接。




Rumlow带着Winter Soldier逃离了那个战场,从此Winter Soldier是只属于他一个人的Winter Soldier!






【2】日常片段




Rumlow带着Winter Soldier离开后,过起了普通人的生活。


没有命令,没有任务,没有九头蛇,不需要再写资产观察报告,不需要再冲锋陷阵,不需要再和死神擦肩,只有重复平凡简单却又无比美好的生活。


“Winter起床吃饭了。”在厨房忙碌着的Rumlow抽空朝卧室里喊了一声。


.........


忽然,腰上传来一双不一样的手臂带来的感触,“Rum......”耳边传来不甚清醒的咕噜。


Rumlow拍拍腰上的手臂,“嘿!臭小子,去坐下吃饭了。”


........


Winter Soldier乖乖在桌边坐好,面前是一大堆现做的食物加一大盆热牛奶。




吃完早餐的Rumlow看着还在和食物奋斗的Winter Soldier,食物撑着脸会让脸颊看起来鼓鼓囊囊的,要是再加上一张肉肉的脸........嗯~Rumlow现在手很痒。


咽下食物正喝牛奶的人感受到视线抬起头来,因为不知道为什么Rumlow的眼神看起来有点.......呃,难以形容,所以Winter Soldier停下了动作回看着对方。


看着面前嘴里含着一大口牛奶还没咽下去,眼睛呆愣愣看着自己的人,Rumlow忍不住了。


绕过桌子,站定,伸出双手,捏~


..........


好吧!Rumlow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错误,这导致了一个不可逆转的结果......


没错!冬兵,吐奶了.......而且还吐了自己一身.......


Rumlow发现.....自己真蠢!






【3】猫咪喂养AU




Brock Rumlow被称为交叉骨,一般大家都是叫他叉骨,这是整天和他打混的朋友们给他起的外号。


Brock Rumlow外表刚硬粗犷,身手也很不错,约炮....行走的荷尔蒙更是女人青睐的对象。


武器,打架,性.......这些都能和他联想到一起,但是如果是小动物呢?


确切的说是一只猫,更确切点是一只小奶猫,再确切一点的说就是一只残疾的小奶猫......


现在,Rumlow家里两三天前住进了一只还不到一个月的小奶猫,这是套房子里唯二的活物。




Rumlow遇到小奶猫的时候,是在他和狐朋狗友浪完回家的早晨。


清寂的早晨两旁种满植物的路,不是很明亮的天伴随着薄雾,慢慢走着的Rumlow莫名的就觉得很平和宁静。


只是这种宁静的环境很快就被前面不远处的人声给打破了。


说话的人声音并不大声,在平时也只能算是小声交谈,但是在这个清寂无人的早上,这声音就显得有些突兀扰人了。


“哦!可怜的小家伙....”


“看起来它应该还不到一个月,还没有断奶呢。”


“是啊!而且还有伤,真不知道它能活多久.....”


虽然宁静被打破,但这并没有影响到Rumlow的心情。


他慢慢走近然后朝被围着的事物看去,这时候原本在小纸箱里一动不动小家伙抬起头向他回望了过去。


Rumlow停下脚步与它对视,小家伙和他对视片刻后收回视线趴了回去。


小家伙的左前腿有伤戴着固定器具,它应该是很疼的。


但是它却没有像其他动物受伤后的那样反应,要知道动物是不会忍受不舒服的感觉的。


当动物难受或者疼痛的时候是会表现出来的,但它却没有。就好像....它在忍受?!


Rumlow对这小家伙产生了兴趣,但它没有在抬头,面对人的百般逗弄也毫无反应。


Rumlow就站在人后看着几人带着怜惜想着法儿的逗弄着,想吸引小家伙的注意力。


但是小家伙却一点都不买账,甚至连个眼神都没给过一个。


只是小家伙有伤,逗弄的人倒是没敢去碰它!




Rumlow看了一会,对这个小家伙越加感兴趣了。


于是,走近,蹲下身,慢慢伸出了手,在离小家伙一个指节的居然停住。


原本Rumlow以为小家伙是不会理他的,没想到小家伙居然会凑上来对他的指尖嗅嗅,然后用自己绒绒的小爪子碰了碰,并且用小奶猫特有的软软声线轻轻的叫了一声。


Rumlow莫名的就笑了,很开心。


这个场景让旁边的人也开心了起来。


“噢~感谢上帝!”


“真是太好,它看起来没有那么糟糕.....”


“太好了,它很可能会活下来......”




Rumlow将它带走了!


原本以Rumlow的性格是不会想去养什么宠物的,在平时看见这样的情况也不会想将动物带回家甚至是喂养。


但是他却带它回了家,并且觉得要养它!


或许,是因为那个早晨很美;或许,是因为在那一刻他的心很柔软........




虽然Rumlow决定要喂养小家伙,还给它起了个名字叫Winter soldier,并且还给买回了一大堆小家伙需要的东西,但是小家伙还是让Rumlow犯难了。


原因,小家伙不吃奶!


并不是小家伙要吃其他的,而是........它完全不吃!


这可难到Rumlow了,他在宠物商店买东西的时候可是问过的,小家伙现在太小吃不了东西只能喝奶,可现在小家伙却不喝........难道要看着小家伙这样饿死么!


这可不行,他既然决定了要养它,那就不会轻易的让它死掉;不光要它不要死掉,还要将它养得健健康康的!


用奶瓶....它不喝,用盆装奶.......还是不喝,Rumlow没办法了!


Rumlow将头放在桌上和小家伙对视,“小Winter这个奶很好喝的!嗯~!像这样....”Rumlow说着就用手指沾了盆里的猫奶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喏~就像这样......很好喝的,你试试?”然后就用自己用过的手指沾了猫奶准备往小家伙嘴上糊。


手指还没碰到嘴,原本还一动不动的小家伙就凑了过来,开始舔手指....上的奶。


...............Rumlow翻了个白眼,好么!这小东西果然与众不同,原本都打算这小家伙再不吃就直接个它打营养针了的!


吃饱后,小家伙就爬到Rumlow的肩膀上呆着。Rumlow担心它会掉下来就把它给拿了下来,没想到小家伙下来后就往Rumlow身上爬!


几次后Rumlow放弃了,小心的活动了一会儿看它呆得稳稳的,他也就随他去了。




从那以后,Winter Soldier没有事的时候都会呆在Rumlow的肩膀上。






【4】校园AU




Brock Rumlow是九头蛇学院的体育老师,被学生们起了个绰号叉骨。


当他知道学生们这样叫他的时候,他没生气反而是哈哈大笑说这挺有意思的,这让原本和他有些距离感的同学立马亲近了起来,没过多久就打成了一片。


只是最近Rumlow有点小烦恼,这源自于班上转来的一个新学生。


这个学生平时不怎么和人说话交流,在上他的课的时候也老是走神不在状况,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也只说没有。


这让Rumlow伤透了脑筋,毕竟他只是个体育老师而不是心理导师。


终于Rumlow决定,找这个被同学们称为冬兵看起来很有些心理问题的学生谈谈。


“Winter soldier同学,从你开始上我的可开始,嗯......你看起来就不是很在状况,你是呃....有什么困难吗?”看来找学生谈话什么的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啊!尤其是这种看起来就很有问题的学生!你得注意自己的措词表情语气什么的,真是个累人的活,Rumlow宁愿去打两个小时的沙包。


“没有。”Rumlow看着面前面无表情眼神直勾勾的人说着他惯常的回答,心里不禁叹了口气。


“那么.......是我的教学方式让你不能适应吗?”语气更加的轻柔了,Rumlow发誓他这辈子从来就没这么温柔的对谁说过话。


“没有。”........Rumlow手指开始痒痒了。


“那........你是在学校里有什么问题吗?比如说.......有同学欺负你?”


“没有。”眼神表情毫无变化。


........啊啊啊啊!臭小子你这是设置了自动回复么!Rumlow用了极大的意志力才让自己忍住不去捏那张包子脸,妈蛋的明明长了张包子脸你特么的居然面瘫,你倒是给劳资扯个表情出来啊摔~


要不是看在你后台硬的份上劳资能用从来都没有过的好声好气和你说话吗,要是换了其他人劳资早上手了,就算用撕的也得给劳资撕出个笑脸来。


但是.....这个一个不行,所以同学们都爱着的叉骨老师只能继续忍着脾气进行他的教学之旅。


“那么....Winter Soldier同学从今天开始,放学后我们加一个小时体育课怎么样?”没办法了,体育课可是九头蛇学校很看重的一门课,要是有学生不过关........嗯!Rumlow不想知道自己会有什么样的惩罚。


“好。”呼~哼!幸好你小子还有点眼力,要是你敢拒绝.......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_┬)


“那么,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好。”


于是我们的叉骨老师愉快的开始了他的教学之旅,他一边说还一边做着示范。


Rumlow巴拉巴拉说了一阵后转头看着自己的学生,“明白了么?”


“没有。”


.......尼玛,劳资费劲了半天.......“好吧!我再做一遍,你看清楚了。嗯!”Rumlow忍住自己快要爆发的脾气转过身开始脱衣服。


由于活动了半天已经热出了些汗,Rumlow就把身上的贴身运动背心给脱了下来。


PA~的一下背心被带着些情绪的扔到了一旁的地上!


而背对着冬兵的Rumlow没看到在他开始脱衣服的时候,在他心里是个问题学生的人看着他的双眼就开始发出能戳死人的光。


当我们的叉骨老师又巴拉巴拉说了半天后,转头一看,哎嘿!这小子有反应了嘿!看这表情,挺专注的嘛。。。。


看着一脸盯着自己看得很认真的人,Rumlow很满意的露出笑容。






【5】这里的设定是冬兵属于九头蛇,叉骨属于神盾,他俩还没见过也不知道彼此




看着两旁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的人群,冬兵茫然的走在街上,很格格不入的感觉。


耳边传来一声很刺耳的刹车声,因为对环境的陌生与不真实感让他的反应稍微慢了一点,正因为这让他慢了一点的反应导致了他在还没明白过来的时候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大力给撞了出去,很快又落了地。


冬兵的第一反应是敌袭,起身,站立,战斗状态.....然而,他发现朝他过来的是个看起来非常年轻的....女人。


一个......看起来毫无战斗力自己一个指头就能摁死的女人。


冬兵稍微放松了点,不过还是处于战斗戒备中。


虽然是这样,但是.......


“法克,你走路带眼睛了吗?好好的人行道不走,偏要往马路中间跑。我告诉你,这可不是我的责任,你别想讹我。”女人凶巴巴的语气中不难听出一些心虚。


看着怒气冲冲的女人,冬兵还没想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反射性的抬手捏住那女人朝自己扔过来的东西。


“呐!我告诉你,这可不是我故意撞的你,是你自己不遵守交通规则往马路上跑的,这可怨不得我。现在我也给了你补偿了,所以你别想讹我。”女人恶声恶气的说完这些话就转身回到车上离开,那动作看起来......无比的顺溜。


目送跑车离开的冬兵放松下来抬手看了看手里的东西,一叠钞票......看起来很陌生的样子。


对战斗很在行的冬兵对现在的情况,以他那颗被冰冻外加洗脑多年的脑袋处理起来不是很快,所以他继续游走着,不过这一次他学乖了选择了走人行道。


只是.....手里捏着一大把钞票还一脸迷茫的在路上走着.....这可是很招坏人的。


所以你瞧,这不就有人拉住了冬兵。说他撞到他把他的东西给撞坏了,还说他这东西很贵的还是限量版。


这么多年冬兵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情(就算遇到过也不记得了),愣愣的就把手里的钱递了过去。




叉骨最近完成了一个任务难得的能休息两天,所以心情欢快的他选择上街溜溜弯。


正无聊得左顾右盼的叉骨就看见这么个画面,一个明显看起来就是骗子的人在巴拉巴拉的忽悠着一个看起来呆愣愣手里还捏着一把钱的傻大个。


要是平时叉骨对这种事情是不会去管的,但是嘛.....谁叫他现在心情好呢谁叫他现在很想去捉弄一下那个骗子呢!


所以当骗子喜滋滋的伸手准备接过面前的钞票,可眼前的钞票却被突然冒出来的手给挡了回去的时候,他是很不爽的。


挡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啊!抬头凶悍的看向那只横插出来的手的主人,一张微笑的很有男人味的脸.....这更让人不爽了,你特么挡我财路还特么长得比我好看......


“干嘛?”


“不干什么,就是看你不爽不想看你骗人成功而已。”


卧槽,泥煤的,长得比劳资好看管劳资闲事也就算了,居然还尼玛说这种话来气劳资,太过分了。


“法克,劳资不管你是从哪个地方爬出来的,现在立马给劳资滚蛋不然劳资对你不客气。”


“噢......是么,你要怎样不客气呢?”说着话叉骨的脸色沉了下来,他那身经百战的气势也一同释放了出来。


“呃....呃....你....”冷汗立刻沁湿了后背。


“滚。”


看着原本凶悍的人如同听到大赦一般,灰溜溜跑走的叉骨心情很好的轻笑着转头拍拍冬兵肩旁,“嘿!伙计,我帮了你你要怎样谢我啊?”


“怎么谢?”


“嗯.......请我吃大餐吧。”


“.......”


叉骨看着面无表情的人没反应还以为他是不愿意,本来他就没想他请他吃饭的只是逗逗这个傻大个而已,于是嬉皮笑脸:“吶!你看我不是帮了你嘛,你不是应该感谢我吗?所以就请我吃饭吧!怎么样?我也不用你请我吃几次,就一顿大餐。嗯~?”说着还伸出个手指来在冬兵面前晃晃。


“.........嗯!”


“哈哈哈哈哈哈你啊!”叉骨拍拍人肩膀,“以后出门注意点,现在这社会坏人可是很多的!”说完也不等对方有什么反应转身就插兜走人了。




等叉骨走出几十米了,忽然感觉不对劲,一回头,看着身后跟着个人型大包子,黑线就从头顶滑了下来。


叉骨一脸莫名其妙:“你干嘛跟着我?”


“大餐。”


叉骨恍然大悟:“噢!哈哈哈哈...嘿!伙计!我开玩笑的。”


“......”


叉骨看对方没说什么转身就走,几步后,停住,转头,看着自己和对方还是保持着刚刚两人站立时的那个距离.....叉骨有些无语望天了。


“伙计我说请我吃大餐是开玩笑的,再说,就你手里的那点钱也不够请我吃大餐的。”


“那怎么办?”


“嗯....那你以身相许吧!”叉骨开始开玩笑作死。


这也没办法,谁叫他今天心情活跃呢!


“好!”


........叉骨觉得自己不该开玩笑(望天),“我开玩笑的......”


“.......”


“好了,我开玩笑的,你不要再跟着我了。”叉骨现在只想摆脱这个人。


“.......”


转身,离开,站住,回头。


“.......”


“.......”


转身继续走,回头,人还跟着!


叉骨郁闷了:“你到底想干嘛?”


“以身相许。”


“.......我都说了是开玩笑了。”语气不好,开始攒怒气值。


“.......以身相许!”


尼玛这明明是平板的语调,为什么听起来就是有种委屈的感觉........


“我说我 开 玩 笑的,听明白了吗?意思就是我不是真的想要你以身相许,懂了吗?”叉骨有点想掰开这人的脑袋看看里面的构造。


“懂!”


“很好,那么...”


“以身相许!”叉骨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或者说是接上了。


“.......法克,劳资都说了劳资不要你以身相许,你特么再说这个劳资就揍你!”叉骨开始发飙,强忍住揍人的冲动。


“以身相许.....”


看着面前的人瘪着嘴可怜兮兮的样子,原本生气的叉骨就像被戳漏气的皮球一样泄了气,“......今天我帮你只是因为我心情好,我并不需要你感谢我。而且还是以那种方式,我不需要,明白吗?现在,咱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我没有家。”原本瘪着嘴的冬兵看起来更可怜了,“我没有妈妈。”




寡姐对美国队长还处于70年前的品味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于是说服他与时具进,然后带他去逛街。


知道寡姐要带队长去购物,想给孩子买点东西的鹰眼决定也跟着一起去。


Tony.死有钱而很有品味.Stark听到这事,很积极的也要贡献自己的品味帮助队长改造形象。


而刚起床的班纳也被大家以他需要放松下心情,才能不那么大压力,对于不变身有好处为由给拉着一起去玩。


于是本来只是想改造大盾的行动变成了全员购物。


寡姐意外的喜欢逛街,给队长挑选了很多衣服,给自己也买了一堆东西。


只是在品味方面,寡姐和Tony出现了分歧,两人进行了相当一段时间的时尚潮流的切磋,其间还夹杂着鹰眼的插科打诨。


美国队长的内心是崩溃的!


最后带着一堆战利品的大家,决定去离得不远的叉骨家玩顺便喝杯咖啡。




寡姐白眼:“Tony就你那种花里胡哨的审美,谁会喜欢!”


Tony:“看看我交过的女朋友就知道这就是时尚。”


鹰眼:“男人的魅力不在于花花公子一样的外表!”


博士:“头脑,头脑才是魅力的源泉。”


对此,寡姐和tony都表示不屑。


美国队长拿着笔在笔记本上记录下这些‘现代的事务’。


叉骨打开门,让进把自家门口变得如同公共场所的人。


“你们能不把我家当咖啡厅吗?”叉骨一边说话一边转身往回走。


原本吵吵闹闹的人,在进入叉骨家客厅后集体熄声,他们震惊的发现叉骨家里有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冬兵,让九头蛇都闹翻了天的走失人型超级武器。


而且这位走失武器还......似乎长胖了?




看着在沙发上用勺子挖冰淇淋吃得很认真的,偶尔眼珠转转给一直喋喋不休试图唤醒好友记忆的美国队长一个无任何含义的眼神的人,叉骨心里不禁就生出一股郁气。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就心软收留了冬兵,他明明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呐!


“所以.....你在街上随随便便的就捡了一个九头蛇的超级武器回来养?”


“不是捡,是他自己要跟着我的,我根本甩不掉他。”叉骨很无奈的纠正。


“好吧好吧!”Tony向后摊在沙发上:“所以,你在街上只是偶然加坏心做好事就勾回来一个九头蛇的超级武器......”


“......”捂住脸,某人不想再说什么。


“嘿嘿嘿不得不说,叉骨我真是要羡慕你到恨了,你运气怎么就这么好呢?我怎么就没有在休假中坏心捉弄人就能得到一份超值大礼包的好运呢!”


“噢!肥鸟~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可以帮你准备一份或者多份的超值大礼包!”


“只是他很可能不会想要!还有,你们俩现在给我安静点,都已经听着你们吵了一天了。”


原本准备互相嘴炮的两人,听到这话立即收声,要知道黑寡妇发飙可是很可怕的。


“鹰眼,如果你想要的话!”放下捂着脸的双手:“这份超值大礼包你可以尽管拿去。”


众人一脸wtf,要知道找到九头蛇丢失的超级武器可是大功一件。


“不要。”


“嗯?Bucky你不要什么?”看着从自己进门后还是第一次开口说话的好友,美国队长很是激动。


但是对方却只是用眼睛瞟了瞟他,甚至连头都没转就继续盯着叉骨。


鹰眼受到了打击,内心的小人开始哭泣,自己居然被嫌弃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着鹰眼受打击的样子,钢铁侠用很毁粉丝心中形象的样子开始发出尖锐的狂笑。


叉骨也内流满面,劳资到底哪点好了这小混蛋就认定自己还每天只吃自己亲手做的食物换成外卖什么的就什么都不吃(零食不算)还特么吃得超多看这才几天就养胖了一圈劳资又不是你厨娘但是为什么劳资一看这小混蛋瘪嘴就会忍不住的顺着他......






【6】这只是个脑洞,虽然知道我的文没有什么人看也不会有人点梗,但还是忍不住的想求点梗




 


冬兵叉骨是一对骗子组合 要脸有脸,要身材有身材,要智商有智商,要身手有身手,但是他俩就是要当骗~子


先是骗了九头蛇的皮尔斯,后来又去骗神盾


他们骗皮尔斯时虽然成功脱身,但是也被皮尔斯给惦记上了 


等他们去骗神盾的时候,发现皮尔斯和神盾有关系,但是皮尔斯没有揭穿他们,而是威胁他们要他们去偷情报资料


冬兵叉骨虽然受制皮尔斯去偷情报了,但是也暗中联系大盾铁罐他们整倒了九头蛇






我莫名觉得皮尔斯惦记冬叉俩的时候特别萌(皮尔斯对手下完成的任务不满意刚发完脾气,坐在办公室里回想骗到自己的那两个骗子头脑身手很不错,然后突然又想起自己的手下,对比一下,更对自己的手下不满)


我在脑补冬叉俩骗到皮尔斯脱身以后,俩人一起分赃打闹的场景


冬兵坐在沙发上数钱,告诉叉骨钱就先存在他那里他要去买下一个任务需要的装备,叉骨一手拿烟一手端酒半躺在沙发上,用脚蹬蹬冬兵然后把脚搁冬兵腿上


他俩钱有些不分你我,一个没钱用了就拿另一个人的卡用


分赃时候也是“我最进需要怎样怎样多分点给我”“好吧,XXX够不够”




冬兵的设定是冬日战士加玩世不恭,泥煤这似乎就是在说吧唧吧 


不管了,反正他俩就是以前单干后来俩人看中同一件东西,不打不相识然后就凑一起去 


俩人骗人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好玩一半是为了钱



评论(2)

热度(19)

  1. 路一法呆瓜山上一颗毒葡萄 转载了此文字
    经过多次各种威胁利诱葡萄终于屈服在我的淫威(x)之下生了这么一大篇冬叉他也是拼了谢谢你一路伴我走过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