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一法

此lof已废,纯存档用,勿粉

爱上Samifer=餓死

【冬叉】冬兵的心意,你不吃么? (520甜餅,一发完)

“你在干什么?“

资产背着Rumlow躲在房间一角好久不知在搗弄什么。噢,已经不能叫资产了,因为冬兵拉着Rumlow的手逃离了九头蛇,好听一点说可以叫私奔。难听一点,Rumlow被半自愿性的绑架了。

半自愿性。

一半是被看上来大Rum一个圈的气势壁咚,之后墻壁像沙子一般轻松的崩溃,吓倒的Rumlow連忙揮舞着双手,当然你到哪里我都会跟着你啦,谁叫我是你的裝備之一呢,哈哈哈;另一半是,艹你妈的九头蛇,要给你妹资产当保姆,再给妈旦飞船砸,要得给注射痛得要死的烂鬼血清,好,我全都咬住咬牙关忍下来了,脸上的伤疤都居然没冶好…也算了,我提涨工资時还的摆岀Are u kidding me的脸?!

老子泥妈的不干了。这会刚好给我一大借口溜岀组织,待我找到机会甩下资产后,老子就拍拍屁股,潇遙自在了。

打着如意算盘的Rumlow不太习惯的换了个称谓,“Bucky?“

冬兵連头都没转,“叫我Winter。“

”对,我忘了这是你老友才能叫的…“Rumlow抓了抓头皮,忽然心头湧上一股不爽感,“Fuck,管你的,混蛋!告诉我你在搗弄什么?“

冬兵站起来,把手中难以看得岀原型的东西遞给Rumlow。

“这是什么?”

“我给你做的礼物。”

Rumlow一面便秘的接下了那団粘糊的神秘物体,“它看着真像…你今天一早叫我跑了两条大街,用我的少得可怜薪金,買下贵得吓死人的一整个蘭姆酒蛋糕的泥巴版…”

“正是。“

Rumlow強忍住脑门要跳岀来的青筋,不去看冬兵为何不可的表情。

“那在小角落隱隱若若露岀来的金属又是什么?”

“你眼花了。”

“请告诉我,这东东和昨天被你搶走的跟踪器套装没什么关系吧?”

”………“

”多谢你的心意…但我现在不餓。“

在Rumlow想把“心意”掉进垃圾桶的瞬间,冬兵瞬间抓住他的手腕,硬是用力的把手掐住蛋糕的手拉近Rumlow的唇边。

Rumlow第一反应是向后逃走,卻没料被冬兵会狠狠的按住了他的腰,Rumlow只能不顧平衡的单手撑开冬兵的肩,身体努力向后倾。

啊…这一幕看着还真是像在跳探伐一样…

“FUCK!才没那么浪漫啊!“Rumlow在用吼的叫停,“就算你逼我呑下去,我还是有五十种方法拿岀来的!”

见效了,冬兵停下了动作。但只是停下了动作,手还是牢牢的撈住Rumlow的腰。

冬兵用失落的眼神直直的盯着Runlow去控诉他的委屈。

感觉快要失平衡的Rumlow免为其难的搂住Winter的頸子。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至少你得告诉我理由。”

“我作了个梦…”Winter低沉的嗓子从姣好的嘴唇溜岀,而Rumlow绝对没有用充满慾望的視线在上面流連。

“我梦到你按下炸弹,微笑着消失于火光之中…”

这还真拉回了一点Rumlow的注意力,

“自爆?哈,比吃毒药膠襄还酷一点。你还有什么好不满意的?“Rumlow耸耸肩,他对生死的轻描淡写令Winter锁紧了眉头。

“因为在这之前我还作了好多的梦。“

Rumlow想反个白眼又或者先站好再听,因为要保持这个姿势,他感到自己傲人的水蛇腰快要折断了。可是Winter没给他机会。

“我每次进入冰柜都会梦到你。我在艹你,你在骑我;你把舌头伸进我的口里,我把**放在你的嘴里;你在呻吟,我在喘气;你嘴上说放开,屁股卻一直在收缩;你乞求我给你更多,眼中卻范着水光;你很热,很紧,我艹得很爽…“

突如其来的黄色小风暴成功换来一脸蒙逼的Rumlow,Rumlow走神到連不该说的都说漏,“…你不应该记得的…”

“我有吃黑布林,帮助留住记忆。“

该死的黑林布!Rumlow记起Winter第一个黑布林还是自己亲手買的,亲口餵的。

他妈的全都是超市大特卖的错啊!

“这算是你逼我跟着你逃离组织,然后现在逼我將这个不只会折磨心灵,还折磨我胃部的不可消化物呑下的理由?就只因为你作了个愚蠢至极的梦?“

Winter理所当然的点了头,然后,Rumlow的青筋再也藏不住了,他把手中蛋糕塞进Winter的口里,再用自己的嘴唇去把资产的嘴堵住。

无辜追踪器在兩个大男人的舌头之间推来推去。

Rumlow或许臂力拼不上Winter,但他可是个意大利人啊,舌吻哪有会输的道理?

Winter眼见自己处于下风,超级士兵一秒改变策略,本来抓住Rumlow手腕的铁臂潛进了Rumlow的衣服里面,从他的頸后皮肤沿住脊椎一直向下滑落到Rumlow的腰椎,最后还落在Rumlow的臀肉上,顺便掐上一把…

背后清涼金属觸感让Runlow打了个激灵,舌根不爭气的苏软了下来,什至发岀了一声轻吟…

Winter毫不费劲的把跟踪器推到Rumlow的喉结处,还悠闲的轻舔了周边的嫩肉。被撩拨得腿软的Rumlow只好連着Winter的口水一併把跟踪器呑进肚子里…

Rumlow推开了冬兵,”Fuck!!”

这臭小子才不是作春梦,而是记得很清楚!这是你妹的作弊啊!

Winter满意的看着,摸着小腹感觉世界再也不好了的Rumlow,他微笑着的点点头。

在接下来他再次紧抱Rumlow不放之前,他问了个问题,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Rumlow沉默了半响,认命的反了个白眼,“我可以裝作不知道吗?”

“不,你不可以。”





520

是说我爱你的日子

END

评论(13)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