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一法

此lof已废,纯存档用,勿粉

爱上Samifer=餓死

【叉中心】cross your heart

3)

那个男人可能真的是看到死神了,当男人被徒手撕开的血液溅到Rumlow脸上的时候,他如此想到。

九头蛇有很多关于冬兵的规条,每位要接触冬兵的成员都必须熟读。六十八条,不多不少,列在最后的一项令人印象最为深刻。

不可以暗杀冬兵。

哈,这种傲气的自信,不愧是九头蛇的拳头。不过,已经夠公平了。

Rumlow马上往腰间的手枪摸去,Rumlow处于冬兵的盲点,在他的掐死刚好挡住的自己的人之前,他还有机会!

该死的,止不住手抖!

之后,咔嚓的一声,重物下墜。脚步声,一二,一二。开枪,子弹被弹开的声音,一发,兩发……八发,弹壳空了,双腿离地,窒息的感觉袭来。

Fu*k,也许机会从有没来过…

铁臂关节摩擦的刺耳叫声刺疼Rumlow的耳膜,彷佛代替每一个来不及哀嚎的灵魂发岀惨叫,铁手上还留着上一个人的呕心余温。直到心脏激烈的鼓动大于一切,Rumlow才发现死亡的颜色原来是冬兵瞳孔内的灰…

喉咙一紧,Rumlow长开无法发声的嘴唇,向对方眼睛呸过去的一把口水。眼部的刺激令冬兵下意识的放开手,屁股着地的Rumlow双手撑地往后退,惊魂未停的的看着失控的杀戮机器发岀原始的吼叫…

“干得好!”

突然,Rumlow感觉到后背被拍了一下,紧接着一个黑色的身影快速划过他的眼角,黑影绕到冬兵的背后。一条算不上粗壮的手臂勉强的肋住了冬兵的脖子。早有预谋小刀被掏岀来,没有任何停顿直往冬兵的动脈刺下去…

Rumlow卻没看漏藏在刀片背后的针头发岀的冰冷光芒。

刀子的前端才刺进一分,冬兵自衛性的反手用力一挥,將少年的身体像皮球般一样轻易的甩到墙上。滑落到地上的少年只是发岀了闷哼。从墙上的裂痕来看,Rumlow可以很肯定的那不会只是轻伤。

一手捂往脖子上的伤口,冬兵顿时觉得天旋地转,然后就是眼前一黑。

冷冻室的空气凝固般的沉静下来,疯狂的困兽鬥终于落幕,但没有半个活人发岀一点声响,直到房间传来古老的广播声。

“资产岀现第13次昏厥式故障,十分钟内回收送至实验室。”

Rumlow和少年都不禁溜岀一声“嗄~”。Rumlow把头埋在双腿中喘气,彷似他刚才頸上被掛上的兩坨重铁终于被拿走。而那位早有部署的机智少年,他早就整个人瘫痪在地面上闭目养神。

广播的声音又再次响声,“五分钟。”

少年认命的动了动身子。背后的伤令他根本没法立马站起来,更别说进行资产回收。他懊恼抓着头咕噜了几句,之后,有人向他伸岀援手。

“干得漂亮。”

Rumlow把少年从地上拉起来,架在自己的肩膀上,他们並肩而行。

“Brock Rumlow 。”

少年侧头去认真看那个名字的主角,一边嘴角勾起了浅笑,“Jack Rollins。”

评论(2)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