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一法

此lof已废,纯存档用,勿粉

爱上Samifer=餓死

【叉中心】cross your heart

4)

“你妹的!你是不是动手脚了?“

Rumlow用手中卷起杂志拍下上層床上的犯懒背影。被偷袭的人转过身来眨巴了眼睛。

”别裝了!都第几次换寝室?每次都是和你编在同一个房间。“

Rollins无奈的耸耸肩,”大概是人事部的人懒了吧,谁叫我倆总是赖着不死。“

Rumlow反了个白眼,因为他知道Rollins说得很有道理。当时跟他们同期进队的新人,不是外派的就死翘翘了。可以待在总部待机的一对手都能算得上。

组织内龙蛇混杂,组织特产疯子,精神病和嗜血狂。要把他们放在同一个空间,要不融洽相处,要不干掉对方。所以能平安无事的室友,很自然的又会被分派在一起。

所以,每次发现调房的消息,Rollins都第一时间沖到新房间,用肉体佔领床铺的上层。

Rumlow忽然想正視一下这个问题。

“滚下来,这次到我睡上层。”

“这个不太好。”

“为什么?“

“我都是为了你好。上格床的空间比较少。“,Rollins说为了你好的声线听着就是,你今天吃了早餐没。

听得Rumlow不禁挑了眉,”那我佔的面积也比较少。刚好。“

”我之前听大白掛说,待在狭小的空间,人会长不高的。“

“我去你的丫…

Rumlow跳起来抓往Rollins的脖子,他们展开了一场打闹式的格斗。結果Rumlow还是无法將把Rollins从上层给拽下来。

Rumlow假裝生气的摔进宽敞那么一点的空间里。他凝视眼前木板,在想像Rollins結实的背部压在上面的身影。这些年头他的个头确是长了不少,身体早已经超过一般成年人的标准,一直延伸的宽大骨架还依付着充满爆发力的肌肉,棱角分明的冷俊取代少年的清淡五管,一双浓眉把内斂的狂妄压到眼睛的最深处…

上次还能站着就轻松的,去研究Rumlow的发旋的方向到底是向左转还是向右转…

回想至此,Rumlow有点真生气了。他突然向着空气叫喊,“我要和你赌一把!”

懒慵的声音预期中的飘至, “赌什么?”

Rumlow勾起了嘴角,“谁先升上校,就可以擁有上面的位置。”

“嗯,那我不就输定了?”

“啊?“这个答案让Rumlow觉得讶异,他一向都把Rollins視为勁敵,这个可不是岀于同情啊。

“会升的人一定是你。”Rollins理所当然的答道。”我可以早点洗洗睡了吗?“

Rumlow狠踢了床架,整张床都晃动了一下, “你不是已经在躺吗?“

”那我问你一个问题,如果神给你一愿望,你会许什么愿?“

“世上没有神。”

“那如果魔鬼给你许愿?”

没再追问根本不可信的鬼神之说,Rumlow双手放头后,沉思了一会…

“我希望统治地球,因为只有统一,世界才不会再有战爭。“

”看,我的话,只会许愿每天的早练能推迟一个小时。“

Rumlow又蹬了床架一脚,“给我长点志气!“

”这是我跟你的分别,你有热诚,有野心,有信念。 而我只想多活过一天。“

”别裝得你对新世界不在乎。我们都很清楚待在这里原因。上校只是我们的起点,你—和—我!会是组织内最强大的新势力,九头蛇的左右手 …”Rumlow能猜到Rollins这时一定在展露他那的招牌式微笑,Rumlow故意的加了几分戏谑,“到时候你的下属不要表现太差,不然被我压在下边,你们天天都得帮我的部队擦鞋子。“

Rollins用手指敲了兩下床架,“哼,我赌了。”

(偷偷改动了一点)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