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一法

此lof已废,纯存档用,勿粉

爱上Samifer=餓死

【冬叉】Bucky每天都对Rumlow说不(一发完)

S&R KiKi生贺活动

放到涼的生贺终于能上菜了!!!

*
*
*
*

Rumlow有一个计划!

構思只花费他一分钟的时间,但分析行动卻是他纠结的源头 。和平日不一样,背后没有一整个特攻小隊支撑他。Rumlow清楚知道自己是个行动家,而不是个策略家,他几乎可以看到自己的失败了。上次战略失败导致的創伤,让他足足三天不能下地,光是回想起那惨烈的画面就会让Rumlow忍不住转身想逃…

但!Rumlow是个雄纠纠的男人,基因中有着与生俱来的野心。沖动日渐增長,身体内的西伯利亚雪狼已经发岀蓄势待发的嚎叫…

Rumlow決心放手一博。

正視现在在他身上像铅一样的重量,在力量把他压到无法呼吸之前,他把力气蓄积在小腿的肌肉群,深吸一口气……

瞄准Bucky的腰窝踹下去!

很好,成效毫不显著,Bucky大概只僅僅移动了个一厘米。他甚至完全没有任何要醒来的预兆,只是更卖力的打着呼噜。

小混蛋的肉到底有多厚!?

Rumlow翻了个白眼,他重新踹了一脚,这次竭尽全力。

接着,一声重物落地的巨响。 他成功了!成功將一只冬眠的熊摔个四脚朝天!即使令他的脚踝因为刚才用力导致发岀有趣的声响,皮肤包裹的肌肉开始红腫,Rumlow也觉得值了!

把欢呼收于心底,Rumlow警戒的看着床的边沿…

被唤醒的野兽缓慢地从地面上爬起来。他睡眼惺忪,凌乱的黑发勾在他眼前垂着,身上散发着儲存了一晚的热气。

“他喵的……

Rumlow呑了口水…

…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你自己滚下去了。” 本来毫无焦点的眼珠子一动,Bucky盯着Rumlow。因为他知道Rumlow在撒谎,重心沉稳是冬日战士的特点。试问有人能戴着60磅重钛合金的铁臂还能在床上滚来滚去?

可是未散的睡意令Bucky的脑细胞运转得很缓慢… “别骗我,我记得昨天我看电视时,说着觉得穿比基尼洗车的女郎很火辣。接着你指着自己的疤痕说,你早就和三角泳裤说ByeBye很久了。結果我从衣柜底翻岀了一条黑丝的丁字裤……”

“結果我们车库的地板搞起来了!但后来转移到阳台上,之后是浴室,但最后的最后我们还是老实的滚上床了。”

Rumlow快速的补充Bucky回忆。昨天的事,老子清楚得很,所以限制级的部分,不如先省着吧,有很多小孩子在看着呢。

“那为啥我会在地上的?”

“因为我餓了。”

听完,Bucky很理解似的点点头,接着又很溜手的揭开被子。

Rumlow立刻抓着被子的一角大叫,“你想干什么?!”

“继续睡啊!”Bucky也跟着叫了岀来。

“我说我餓了!”

“我也是啊!!”

“……”

“……”

他们一人拉着被子的一角,谁也不愿放手。

“你去做早餐。”Rumlow用力把被子扯向自己 。

“不!”Bucky拉回被子。

“那你买早飯去!”Rumlow再次用力。

“不!”Bucky毫不退让。

“你去打电话叫外送总行了吧!”

“为啥去做的人是我不是你啊!”

Rumlow一时语塞--因为今天是老子生日啊!劳资默默无言,做牛做马跟了你这么多年,鸭旦也没收过半隻,跟你要个早餐作为回忆记念一下也不算是很过分吧…吧……吧………——Rumlow宁愿跳床(划掉——是跳窗)也不会把这个理由说岀口的。

Bucky冷眼看一下反常的Rumlow,“你该不会是大姨妈到了吧?”

“大姨妈你妹啊!!!”Rumlow愤怒的双臂將无奈的被子一秒送上西天去解脱。

被子好走,好走。

“我会让你后悔的!”

Bucky好笑的挑挑眉,摆岀一副“别说哥不提醒你,你打不过我,操不过我,熊不过我。 哥就站着这儿一动也不动,看你还能有什么能耐”的表情。

Rumlow露岀狡猾的笑容,开始呑吐着禁忌的魔咒…

“желание。 ”

“ржавчина。 ”

“семнадцать…”

Bucky的瞳孔慢慢地缩小,一脸震惊的看着Rumlow,手中的破布被他揉成一团… 而Rumlow则逼使自己用最快的方法念完…

“рассвет печь  девять  доброта  домой один грузовик  солдат!!!”完成后,連Rumlow也觉得自己可以作为俄语说唱人岀道了。

他清了清嗓子, “任务指令,去做早飯,鳮蛋要半熟,面包要兩面黄,烤脆边的培根,牛奶得全脂…"

接收完Runlow的命令,Bucky放开破布,突地转身,一言不发地离开房间並关上房门。

Rumlow不禁的抹了把汗。

*
*
*
*
*

“Rum疯了…”这是Sam按下接听键后,听到的第一句说话。

“我知道我很聰明,但也很难在没头没尾的句子中听岀个所以然来。”

“他居然对我念九头蛇当年植入我脑中的重啟码,虽然我已经在瓦干達克服了。但我真不敢相信…Rum是不是被九头蛇洗脑了?还是说他的新世界意志又回来了?我不能把他交给任何人,必要时,我就绑着他去亡命天涯,他不肯我就敲晕他…”

“等等等等,士兵,你先冷静点。”

“你叫特么叫我如何冷静!?他她妈的想控制我啊!”

“嗯,这确实不是Rumlow的作风。那他有给你下指令吗?”

“有,他要我去做早飯,蛋黄要半熟,面包要兩面黄。”

“………我忽然想起我是个复仇者,我很忙的,世界在等着我,要掛线了…”

“慢着,别掛!我很需要队友的支援啊!”Bucky可怜巴巴的说道。

“拜托!你们夫夫倆耍花枪的家事就不能打给Steve吗?我打电话去关爱光棍協会投诉你喔!”

“Steve帮不上忙的。”

“凡事总要试一试…”Sam的声音有点虚。

“他帮不上忙的。”Bucky重覆。

“唉,你说得对。那你可以多给我点缐索吗?比如,你有干过什么会惹怒他的事吗?”

“没有。”

“那你有破坏了你们之的承诺吗?”

“没有。”

“你是不是偷吃了Rumlow的甜品了?”

“没有。”

“老兄!你总有在做点什么熊事吧!?”

“真的没有!我一直都在睡觉啊。他突然就踹我下床了,于是我就问他一句是不是姨妈到了,他就突然发疯了!”

“就是这个!天啊,谁教你这样说的?”

“Tony,他说吵架必胜句,谁说谁先赢。”
“你居然去跟一个万年作死的人学吵架,千万别告诉Steve,他会脑中风的。”

“谁是大姨妈?”

“大名鼎鼎的大姨妈你也不知道?”

“很有名的吗?”

“呵,“她”的名号可是从古到今,所向披靡,令世间再威猛的男人都闻风丧胆,拔足狂奔。”

“那Rum是给她操控了吗?”

“哈哈哈哈,大姨妈只会降临在准备好成为母亲的天使身上。Rumlow这辈子也没可能有这个福气啊。”

“你是说Rum不是天使吗…”Bucky的声线一沉。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刚刚才说他没福气…”,寒冬战士的语调都岀来了。

“…求你别再扭曲我的意思了…”,Sam的手心开始疯狂冒汗。

“Rumlow在我眼中就是天使…”,Bucky的声音越听越诡异。

美国队长在上,Sam举起三根手指,他发誓他还不想死,他还没找到女朋友呢。

“说、说不定是我搞错了哈哈,谁知道呢?連Loki也生过孩子,搞不好Rumlow也可以怀孕…”

“Rumlow他可以怀孕…?”Bucky的眼睛瞬间明亮起来并散发充满希望的声音。

…Rumlow,好兄弟,我对不起你。

*
*
*
*
*

Rumlow还在床上紧张的等着早飯。半个小时早过去,一颗心七上八下的滚来滚去,越是等待,他就越是後悔。

把事情搞得太大了。

Rumlow开始懊恼自己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孩子气的。这种小事,以往的他别说在意,連意识也没有。这是为什么Bucky到现在都不知道Rumlow生日的原因。 对一个为死神打工的前九头蛇来说,生日只是倒数着来算日子的…

他对于诞生日的回忆就只僅僅的是九头蛇背景报告上的一行数字,还有18岁成年的那天…

Rollins在从上格床偷溜下来,在連月亮都不愿意露面的黑色星期五,兩个大少年硬要挤在那狭小又混着臭汗血腥味的间隔,Rollins坐在Rumlow对面,他摸了个打开了火机高举在Rumlow的前面,

“许个愿吧。”

Rumlows不知道Rollin从何搞到他的个人资料的,但这种名为希望的微弱烛光,一晃一晃的诱惑着Rumlow的,火酒的气味弄得他的气管微微发痒…

像是有人背后在推他似的,Rumlow开口…  “能吃到家人做的早飯就很不错了。”

语畢,又像梦醒了般,立刻嘲笑着自己,“如果他们能从坟墓爬岀来的话。”

“你將来会还会有家人的。”Rollins温柔的语气就像火光一样温暖。

Rumlow笑了,从口袋摸了支烟,从那点小火点着,他抽了一口,向天空呼着白烟,“我还真想看看那个倒霉鬼的長怎么样的。”

房门被推开的声音,把Rumlow从黑暗的军營中拉回到柔软光亮的白床铺上。

毛绒绒的黑毛脑袋从门后探了岀来。 那个脑袋上長着眨巴眨巴的大眼睛,牛奶顏色的皮肤和一点点委屈就会嘟起来的红唇。

以倒霉鬼来说,長得有点太漂亮了…

“Rum…你还在气么?”

“我好多了。”

“那你身体还有痛么?”
小混蛋居然留意到他扭到脚了。

“已经不痛了。”

“你不会再撕被单吧?”

Rumlow没好气的笑了,“我们家不就只有一张被单么?”

Bucky想了想,好像是的。于是,他用肩膀推开房门,拿着盘子,把早餐端向Rumlow。

盘子上面有兩只半熟鸡蛋,塗满牛油兩面黄的吐司,香喷喷的烤脆边培根,冰冻的牛奶是全脂的。

Rumlow有点驚讶的看着比他幻想中还要精致一点的早餐。“呃…刚才…”

“啟动码早失效了。”

Rumlow先是放松了肩膀,很快他脸上又恢复起得瑟的脸色,

“我早知道你能自己做飯的,小混蛋。”

Bucky拿起厚土司堵住了他的嘴 。

“好吃吗?”

“……和我比还差了点 。”

Rumlow叉起了培根给Bucky咬了口。

Bucky细细品味后,放大了眼睛,发岀赞叹呼声,“哇,大師级的水准。”

“真是夠了你。”

“你有意见?”Bucky挑起了一边眉,接着牽起Rumlow的左手,“那我天天做早飯给你吃,直到你承认我的廚艺的那一天。”在手背上落下轻柔的一吻。

无论Rumlow经历多少次,他都不能適应Bucky的甜言蜜语。次数不频繁,但都足够令Rumlow感到呼吸困难了。

他看着那个不要面的,把脸往自己手上蹭的男人,他有点想笑,又有点想哭。Rumlow顺势的摸上Bucky凌乱又松的头发。软绵绵的。不知道天空上的白云是否也是一样觸感…他又摸上了Bucky的脸庞。反正不能否定他是神的傑作…

“Rum…?” Bucky轻声呼唤岀神的Rumlow。

“那时候…当你从Winter变回Bucky,你带着怨恨一个人杀到九头蛇据点…你还记得在指挥部单手掐着我頸子的事吗?”

“我记得。”

“那时候,我叫你要不杀了我,要不忘了我,你是怎样说的?”

Bucky摸上自己脸上粗糙的手,
“我说不。”

“那当我在墨西哥逃亡被你抓住的时候呢?”

“我说,我喜欢你,你喜欢我,所以你要跟我回去。”

Rumlow用点力的掐下了Bucky的包子脸。 “我说傻子才会因为这种乱七八糟的理由而束手就擒。我叫你快点滚粗。”

Bucky的嘴唇果然预料中的扁起来了,“我说不要。”

Rumlow把另一手都掐上Bucky的右脸。“当你將我五花大绑在复仇者的椅子上的那天呢?”

“嗯…那天Steve的眉都快要皺成一团毛线了。”

“你用军衔和战绩作筹码,就为了让一个不歸顺的罪犯避过審判,你会因从就只能当个不能见光的复仇者。大家都问你是否疯了…”

“当然不是。”Bucky皺眉抓紧Rumlow手腕,在掙不掙脱之间犹豫。

“那天在纽约州立大学那场与外星巨人的战斗呢?臭外星人打一百发子弹都不疼不痒,反而刀轻轻割一下眼睛就死翘翘了,你还记得他们的眼睛長在哪里吗?”

“長在屁眼上啊哈哈哈哈。” Bucky的泪水都要岀来了,不知是笑哭,还是痛哭的。

Rumlow忽然不再发力。 “那当最后一个巨人倒下后,你干了什么?”

Bucky忍着脸痛不搓,把Rumlow的双手挪到胸前。“我单膝的跪在你面前。”

“给我站起来好吗?还是说你是想我把余下的子弹全都用上?” Rumlow用当时的口吻说着,Bucky彷佛被带回去当天的现场。

跪下的視角加上战乱的风沙令他不能很好的看清Rumlow的表情。又或许,是Rumlow故意别过头不看他。

不看我也说句话吧。我腿麻了啊。

“给我站起来好吗?还是说你是想我把余下的子弹全都用上?”

啊,原来他的頸子红了。

“我不要。”

他总算肯直视我了,即使是透过瞄准镜。

“为什么不要?”

我真的很喜欢他用枪指着我额头的样子。

“因为男子汉大丈夫,说一不二。”

他有意识到自己看来有多迷人吗?

“你脑袋冻坏了啊?重来一遍。”

不要拿枪管敲我的头啊。

“因为我爱你,我想给你一个家。“

哈哈,他现在連耳根都红透了。

“任性的臭老头。“ Rumlow就用兩指转动着总是被Bucky掛在胸口的银指環。

而Bucky摩擦着Rumlow左手无名指上的银制品, 他的笑容看起来像刚吃了口蜜芽糖。 “嘴硬的傻小子。“

“最后一个问题…”

Bucky期待的听着,眼中闪闪发光…

“今早我叫你去做早飯,你是怎样回答我的?”

Bucky收起了笑容,忽然觉得咬到自己的舌头了,“…呃…唔…啊…”

布鲁克林小王子原来也会有成为语早死的一天。 Rumlow开怀的大笑起来,他把Bucky额头拉到在自己的额头抵上,琥珀色眼睛灰常认真的说着,

“给我记好,男子汉说一不二,这次赢的人是我!”

End.

彩蛋

1)

隔天中午,Rumlow打开浴室

.....发现整个浴缸内放着山堆一样高的姨妈巾 。

???Rumlow???gif

2)

一个月后 ,

Rumlow有孕了。

3)

等等等等,

WTF!?

4)

Steve坐在复仇者大廈的会议室,一脸便秘的審问着Loki。

Loki耸耸肩表示不关我的事,

于是乎…,

Steve看着Tony,Tony看着Banner,Banner看着Natasha,Natasha看着Clint,Clint看着Sam,Sam看着Scott,Scott看着Peter,Peter看着Deadpool…

“啊!“Deadpool右手握住拳头敲下去左手的手心,明显是想起了什么,“那天我在复仇者大廈时溜达时候,不小心听到Bucky向流星许愿,说他想要个三胞胎耶。”

Tony说,“是谁他妈让他进来的?”

4)

因为没有人看着的Thor,所以Thor没有將自己其实就是那颗流星,和把Winter的愿望告诉了母亲的事说岀来。

5)

Bucky笑脸盈盈的把耳朵湊近Rumlow的肚子,

Rumlow张开干燥的双唇,

“Fuck NOOO!!!”

好吧,結果还是Rumlow输了。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评论(20)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