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一法

此lof已废,纯存档用,勿粉

爱上Samifer=餓死

【叉中心】cross your heart

7)

Rollins弓着背的坐在Rumlow的床上,垂下的头,重得就快要掉到到地上。Rollins刚从任务回来,要命的泥泞战不止吸干他的精力,泥土还吸收了他的汗味。

他看着嗅着也像只刚脱下来的臭袜子。

这是为何Rumlow一脸嫌弃地注视他的原因。他踢了Rollins一脚,“ 过期起司, 滚回你心爱的上层啊。”

Rollins勉强的撑开了一点眼皮。“五分钟。”

Rumlow又踢了他一脚。

”我是怕我现在一站起来就会脚软,之后会不小心摔在你的床上疯狂的打滚。“

”我去你的!那我就把你珍藏的花花公子全都烧掉!”

Rollins嘴角抽动了一点点。他于是好好的睜开眼睛看着Rumlow说话,“亲爱的室友,我一小时后就要去日本了。我会把一整间AV店都带回来给你当手信的。再给我五分钟。”

Rumlow不再踢Rollins的小腿了,看来是妥协了一点,"那顺便也给我带些GV吧。“

Rollins这下完全清醒了,他震惊的看着Rumlow。虽然所谓的震惊也只是嘴巴微微张开。

因为太熟悉Rollins,所以Rumlow能直接读取他的面瘫下的情绪。Rumlow双手了抱胸,侧了头看Rollins,“怎么?你恐同?“

”我只是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你是…”

"双。新大陆,刚发现的。“

“如何发现的?“

”上次组织派我去Gay吧潛伏了。鳮巴没想像中呕心,骑在男人身上的感觉也不是太差,我觉得主要因素还是得看脸吧。可惜他的俊面很快就开花了。“

听着Rumlow的“新发现”,Rollins兴幸自己当初有將那句,“你该不会你爱上了我吧。”呑回肚子里。

之后,他细细的審視了Rumlow。跟随惯例,他得先找个碴去吐槽去狠狠组织的关于視力的问题,惹得Rumlow罵几句脏话,之后忘了要把他从床上趕走的事。

但Rumlow就站在他面前,

站着他那笔直的双腿,紧致的腰线微微靠墙,玲珑浮特锁骨沿着起伏的喉结的曲线,一直延伸到翘起的下巴。充满弹性的是珊瑚红的嘴唇。高耸的鼻梁则是用来襯托美酒色的眼珠子…

还有他那模特范的的站姿

还有他那永远小一号的黑色制服。

还有他那风情万种的意大利基因…

Rollins不着迹的呑了呑口水。看来组织早就比他看得更透彻。怀疑九头蛇智慧的Rollins觉得自己是个蠢蛋。

“世界上有兩种性别,因为纠结性取向而放弃和地球上一半人约炮的机会?太可惜了。“

这很有Rumlow的风格的答案,所以Rollins认可似的点了点头。“所以我在越南吃泥的时候,你就纽约在泡酒吧。我希望你准备好叫我上校。“

忆起赌局的Rumlow马上变得激动起来,“该死的!老子也很想上战场!搞暗杀根本喂不飽我的*斯特赖德 。大材小用啊你老子!还有那你妹清洗的资产,都第几次了?他到底是残障,还是智障?“
(*军用匕首)

“兩者皆是?你又抽到资产的清洁任务?”

“憑我这运气。难怪彩票总是买不中“

帮资产护理的任务,是由上校以下职级的队员隨机负责。公告板上是这样寫的。但Rollins抱有怀疑,多年来他只领过一次。而Rumlow,只要资产不冰封的日子,几乎每个月都会被抽上。如果真的要赖在运气的头上…

“应该继续买彩票的。你大概很快就会中了…”

“你怎么知道的?你要改行当灵媒了?“

“那我应该向你收费。”

“好,我给你钱,你代替我去。”

“为何?你不是个双吗?”

Rumlow反了个白眼,“老子是个双也没兴趣帮男人洗鳮巴好不。“

Rollins露岀本天第二次的震惊的表情。Rumlow挑了眉,Rollins欲言又止,“……事实上,我们都是不会踫的那里…”

这次换Rumlow瞪大了眼睛,“你、你开玩笑吧…”,他不愿相信这个事实,“任务指令中不是写得很清楚,清洗资产的全身上下吗!?“

Rollins觉得Rumlow的反应很有趣,所以他又点了点头,”但没有人会真的去遵守。我们一般都是拿大膠管沖一沖就算了。“

好学生Rumlow内心受到不止一点的沖击,他开始望向远方,喃喃自语…”难怪我每次帮他洗…”

“我有一个的问题。“

“ …他都用会看白痴的眼神瞪我!“

“难道連屁眼你也帮他洗了?“

“……”

“……”

空气中完美地怖满了一种不是蜜汁的尴尬。

Rollins首先的站起来,“我要开始准备岀任了。”

绕过化成石像的Rumlow,Rollins走向浴室。在关上门前,他扭过头落了句话,“你要进来帮我洗一下鸡巴吗?”

说完,他快速的关上门,並锁好。他愉快地扭开水龙头。急速水声很快就蓋过了各种咒骂,和门被狂蹬的声音。

评论(1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