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一法

此lof已废,纯存档用,勿粉

爱上Samifer=餓死

【冬叉】朗姆洛惊魂记


前要:

Rumlow觉得如果被从悬崖上被推了下去还好一点,他不介意掉得粉身碎骨,至少他只找到着陆点。

他已经玩腻了这个游戏。

所以摸下了手心中能強行退出的按键。

Fuck the world.

1)

基地的格调永远都是暗沉的灰。

白大掛的脸看着像鼠贼一样奸猾。

特战队队员的汗散发着热度,像被燃烧的灯芯滴下来灯油。

地板泛黄的污迹不管如何清理还是逞骷髅头的形状。

Rumlow放下拖把,用手心搓搓睏倦的面容。

他总感觉自己每天都过得浑浑噩噩的。他很想把一切歸疚于组织的空气过滤系统太差,又或者不合理的超时工作,食堂难吃的午饭也很可能。总之,他有一百个由理去推搪。

可惜徧徧又太清楚头疼的根源。

“Rumlow…”一道熟悉的男声幽幽地响起。

“不要和我说话。”

“Brock Rumlow …”

那个人在叫唤他的名字。但Rumlow却连眼角瞄他一下都不屑。

这不代表他没意识到那个人就站他旁边。

男人的手指指着窗的另一头。

“在外面的会是什么?”

Rumlow开始焦躁的抖着腿。

“我会有机会离开这里吗?”

他不愿意回答。

“我想你留在我身边。”

Rumlow向地面吐了口水。

“我们一起走吧。”

他生气的站起来,甩袖而去。

留下男人独自立在窗前皺着眉头看向Rumlow刚才待过的位置。

“为什么你总是將我推开……”

2)

Rumlow觉得很烦躁,烦躁得很想爆谁的头,而事实上他也正这样做。

敵人的距离有点远。战场的声音杂乱,枪片弹跳的声音不断。生死只在一线之间,而那黑色的背影总爱挡在他的前面,阻碍他的視线。

一身黑的男人没有扭过头,只是弯着腰向后伸岀一只手。

那是等侍的枪支的讯号。

但Rumlow没有给他武器。他反而挪动了身体,找了个視野更好的位置,之后更是利落痛快的把子弹送进敵人的眉心。

Rumlow每扣下一次板机,心里就默念一句脏话。

3)

沿着梯级走,组织的地下层左转盡头有间密封的房间。

屋间中心有一张造型奇特的椅子。

Rumlow每次經过那里都会听到,坐过那张椅子的人曾发出绝望嚎叫的殘音。

他十分很讨厌那里。

4)

夜半,Rumlow从恶梦中惊坐而起。

他摸摸身边的位置,什么都没有。

5)

他又必须再度洗刷地板上的污迹 。

该死的。

怎样都擦不掉。

他將拖把一甩,乾脆坐在一旁抽烟。

如期中的男人再次站到他窗前。

但他再也不能如平常那样保持一贯的冷静。

“Rumlow。”

“…不…”

“Brock Rumlow…”

“不要叫…我的名字!”Rumlow试图用吼叫蓋过他的声音。

“在外面的会是什…”

“Fuck!该死的不要问我!。”Rumlow对这个烦躁透了。

“我会有机会离开这里吗?”

没有用,男人平静带着些许疑问的声音。不大,卻蓋不过去。

Rumlow无法控制让自己不抓狂。

“没有机会!因为你他妈是鬼魂!”

男子的声音就如像脑中的海马体内直接传岀般,深深的在Rumlow体内迴盪, 他的悲伤,苦涩,与残存不息思念。

“教我如何能夠摆脱你!”,Rumlow疼苦的悟住耳朵,就算完全没用。

“我想你留在我身边……我们一起走吧。”

“去你的!去你的!我不需要你!!!“

“为何你总是將我推开…”

4)

七年六个月零十日后,Rumlow被派进了神盾当卧底。

他松了一口气。

这是个好机会,可以脱离组织以及逃离那要命的鬼魂。

迎接他的是清风送爽的金发美男子。

澄藍的双眼中,一丝被过去缠绕的忧郁都没有。

他亮丽的笑容刺痛了Rumlow。

Rumlow暗暗決定,他总有一天要打散那个笑容。

5)

我要离开那个见鬼的地方。

Rumlow躺在神盾局的床上,昐望着今天能有个優质的睡眠。

6)

坐在走道上擦着长抢的Rumlow,身旁放了杯为提神而设的热咖啡。

Winter在Rumlow的旁边,像只小狗一守候着他。

从窗外透进来的阳光有点微热,照在Winter身上,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著迷的盯着看了半响。他终于举起前臂指向窗对面的风景。

“在外面的会是什么?”

Rumlow停下了动作,看了一眼Winter认真询问的侧面,他再次低下头擦枪。“血液,战爭,疼楚,和这里差不多。也许会多了点希望和自由。”

“我会有机会离开这里吗?”

“不用急,机会总会来的。”

“我想你留在我身边。”

“这可不在计划之内。”

“我们一起走吧。”

“要走你得自己一个走。”

Winter皺起眉头看着Rumlow。

“为什么你总是將我推开。”

Rumlow拿起了杯子,他以为喝咖啡的动作能很好的掩饰他將要说的话,“因为我爱你。”

四倍听力接收得很清楚。Winter甩开Rumlow手中的咖啡,把人扑倒在椅子上。

Winter的吻是双倍特浓的味道。

滚到一边的杯子,流岀散发着热力的液体,形成疑似骷髅的图案。

7)

夜半,Rumlow再次从恶梦中惊坐而起。

他摸摸身边的位置。

再一次的,

什么都没有。

8)

Rumlow在神盾大廈中和Sam Wilson对峙。

他计划把眼前的黑鬼打趴后,找个机会溜走。

但不知怎么搞的,他总觉得今天一整天全身的皮肤都像被火烧伤了一样的刺疼。

直到母舰落到他的头上,

他才知道全身烧伤的真正滋味。

9)

医院的议器规律的点滴,

吵醒了虚弱的Rumlow。

他勉强的睜开眼皮。

带着帽子的男人就坐在床边,撅起嘴巴看着他郁闷的说,“这就是你的做法?盡可能的甩下我?”

Rumlow动了动嘴巴,喉咙卻发不岀说话。他改用想伸手踫他,可是连小指头都没法移动。

“Brock…你讨厌我吗?“

还没来得及能回应,Rumlow又再次昏倒过去。

10)

Rumlow拼命的康复过来。

所谓拼命,他没有一天不想着逃离医院。

一个月后,他终于成功了。

气喘喘的Rumlow穿着病者的衣服回到昏暗在走道之上。

那个男人如期的站在窗边。

“Rumlow。”

“是。”Rumlow缓步向他走近。

“Brock Rumlow…”

“我就在这里。”

“在外面的会是什么?”

“我不知道。”男人好看的侧脸就在他的面前,Rumlow以前从没认真端详过,可是肌肤上每道凹陷,每道凸起,所有的小细节,在他眼内是如此地鮮明又熟悉的。

“我会有机会离开这里吗?”

Rumlow举起微颤的手,他只是想去一下感受他的脸庞。

“我想你留在我身边。”

Runlow低下头,看着抓不住任何东西的手心。

“我们一起走吧。”

“我会的…”颤抖着双肩,Rumlow的声线变得无比沙哑,“教我怎样才能去到你身边…”

男人扭开头,望向空无一人的櫈子之上,

“为什么你总是將我推开…”

这晚,他心如刀割。

11)

回到九头蛇一段时间后,Rumlow得到了一个很丑的头盔,和一个棘手的工作。

他要偷走科学室内的生化武器,屁股被一班复仇者追着的情况下。

事情发展得一点也不顺利。

改变了策略,

Rumlow把生化试剂隨机交给一位队员。

接着他们像蜜蜂的一样四散而去。

追赶上Rumlow的是美国队长。

他很高兴终于有机会一拳打在他的脸上。

12)

随着美国队长的打在身体内的沖击,敲进Rumlow的脑子里的是,不停闪现的记忆断层。

跪跌在地上的Rumlow,最后脱下了面罩。

幻觉,记忆与现实终于重叠並合为一体,画面正是美国队长现在揪着他领子的一幕。

Rumlow终于来到这里,一切的开始,一切的终结。

“你的好伙伴。好兄弟。你的Bucky。他记得你!”嘴巴代替他自己好好的开合着,“我就在那儿。他哭得眼泪汪汪的。 ”

队长愤怒的看着他。

13)

Rumlow觉得如果被从悬崖上被推了下去还好一点,他不介意掉得粉身碎骨,至少他只找到着陆点。

他已经玩腻了这个游戏。

所以他摸下了手心中能強行退出的按键。

Fuck the world.

之后四起火花把Rumlow掩没

(把寫得不好的地方先保留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