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一法

此lof已废,纯存档用,勿粉

爱上Samifer=餓死

【Samifer】Blame it to Tavares (一发完)




Lucifer喜欢说话。Sam有时候觉得他之太多了。也许不只是有时候,而是无时无刻。

“Shut Up,Lucifer!“

”噢,Sammy叫我Shut Up了。“Lucifer脸上裝作被感动的神情,Sam只想一拳打散他脸上让人作吐的笑容。可是,他只是握紧了拳,因为明白这到样做毫无意义。

“为何你要在这里?”Darkness的事情已经被解决一个月了。表面上他和“上帝”老爹的裂缝已经修补好了。天启对他来说已经不是必要的。Sam不懂Lucifer还要在这里纠缠他。

“因为我好无聊,跟我聊天吧,Sammy。“

Sam举起一张黑膠唱片挡住Lucifer的脸,主要是不想看到地狱魔王撒娇的表情。这可以令人作连续好几晚的恶梦。虽然他已经在恶梦的中心。

“噢,Tavares。好品位,你是挑来送给我的吗?“Lucifer接过黑膠唱片,手心故意的握过Sam的手背,吓得Sam趕紧缩手。

这只是个他妈的恶梦!

Sam在心里告诫自己,就算被Lucifer佔领的皮囊--Nick的手指肌肤有多粗糙厚实。滑过自己的手背时的引起电流骚痒的在血管流动,痕痒感爬到心房的引诱。一切一切都是只是魔鬼的恶作剧。

但区区一个恶作剧有别要弄得这么真实吗?Sam没法看清Lucifer狡笑后的企图。

“我刚才拿起的唱片是Get Away,Satan。你可不要擅自改变黑膠唱片的封面吗?“,Sammy反了个白眼,双手抱臂,用认真严肃表情告诉Lucifer,他已经嫌倦和墮落之子在虚拟世界玩家家酒的游戏。

Lucifer用舌头弹起了上颚,发岀啧舌的声音。“不要用这样表情看着我麻。音乐是增进友谊的好方法。“Lucifer把唱片交还给Sam的时候,封面还是停留在40s年代黑人组合的合照。Lucifer用指腹磨察Haven的文字,露岀了算得上温柔的表情。“又不是我把你带来CD店的。“

“这是什么意思?”Sam没有收下唱片,他专注的跟随Lucifer指尖的动作,好让自己能无视对方笑容,以及裝作自己没有面对恶魔还感到轻松自在。

“这是你的梦,你的CD店,你的慾望。我?“Lucifer轻笑了一下,“我只是被你拉进来陪你玩的角色。”

Sam皺起眉头,因为这个答案算了解释了为何里和他忆记中,大学时间最爱流连的CD店如岀一辙。

Sam疑惑的抬起眼,偷看Lucifer挑选货品的脸,收藏在反着阳光的金睫毛底下的是,一双混沌而又单纯的蓝眼睛。

Lucifer的身世和经历是诗史式的文学巨著,内容错综复杂又血泪交缠。但除开过份修饰的文字和誇张的篇落不看。他的动机和岀发点单纯得像个刚踏入青春期的毛头小子。爱与恨都只是一条直线,没有拐弯点。说到底天使都是一勒根的种族。

亲身经历Chuck和Luci一段青春乐满屋的剧情后,Sam更能深入的确认这一点。

“这根本不合理。为什么我的梦里要有你?“

Lucifer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他把Sam拒绝接收的唱片抱在怀里转身离开了陈列架的范围。“收银处是这边吗?”

“What?你打算買下来?不对,在梦中付钱到底有什么意义?“无奈的Sam只好随后跟上男子的步伐。

“你是为了我而生的。”这句是Lucifer边走边说的演讲的开场白,”不用急着否认。你的内心深处,很明白这是真的。“

”当你还是婴儿、孩子的时候,你虽然没有这个认知,但你血液中流着恶魔血其实早已將你和我已连结在一起了。你整个成长期都在等待我的到来……“

”这真是可悲。“Sam没法忍住的评论。

“可悲,但命中注定。我知道很多人类的交友网站都很喜欢这个字眼。”Lucifer在列队的尾端停下脚步,並转身向Sam拋了个媚眼。

鬼知道为什么梦境连付个钱都要排队。

“直到漫长的等待过去,你终于成年了,你我第一次相遇。BOOM!你体内的计时炸弹引爆,花火四淺。爱与勇气的故事掀幕,少年奮起对抗命运的情节高潮迭起blablabla… 那个时候, 你的灵魂、血液、梦境全都充斥住我。我!我是的小说里的男主角,我是你的前言、序、引号,甚至内页的签名都写着Lucifer的小婊子Sam Winchester。“大天使说得手舞足蹈,兴奋得甚至忘了要跟着列队前进,要Sam的眼神提醒。

Luci一旦开了话闸子,你就没法让他停下来,Sam很认真的想把这点加入路西法的维基百科里主页里。

“你把自己放在太高的位置,一如既往的。我也懒得纠正。但还是要提醒你,你完全没有解释到现在的情況。“别说Sam没有被Lucifer激昂的演说影响到,他正确的摆岀教科书范本的冷漠脸。

“听故事需要耐性啊,甜心。”Lucifer转身缓缓向前进,但也没有忽略称呼Sam为甜心时,对方微微抽搐的眉间。“故事的发展…十分的不情愿,但是,我认输。那次是你赢了。你拉着我义无反顾的跳下了泰坦尼克。和你在笼子渡过了一年多的蜜月期,我还把米迦勒和你弟弟拖下水了。但谁能怪我?这段新婚姻让我有点恐惧,你每次看见我都一副要家暴的脸。但宝贝,认真的,如果现在让我重新选择的话,我只会和你倆渡过一年的甜蜜时光。米迦勒躲在一角自摸的画面绝对能做成永不磨灭的心理陰影…”

“上帝的儿子,不,话劳天使啊!你又偏离航道十丈远了。我不想知道你和兄弟间丟人的秘闻。就一次!你可不可以直奔主题?“,如果说这世界有谁能力单憑言语就能將金毛寻回犬托世的Sam变成凶残得想粉碎一切的暴熊。除了Lucifer之外就只有Lucifer。

“Come Down Cowboy!美好的传奇都是由细节组成的。”Lucifer撫摸Sam的起伏胸口想要平伏他的心情,意料之内的被对方爽方拍掉了手背。大天使毫不在意的耸肩並继续说下去。”之后,恭喜你。拋下了你的室友和灵魂,独自逃岀了牢房。Well,虽然和你的灵魂相处也很有趣,但我还是想要你的全部。我知道你总会来拿回你的灵魂,所以,我把自己一部分的荣光粘付在你的灵魂之上了。聰明吧,只要笼牢岀现一点缺口,我就能借机跟你联系上。“Lucifer的语气没之前的那么兴奋,反而用短小的指甲一直拨弄着黑膠唱片上的價钱贴纸的缺口。強逼症的Sam真的很想阻止他的动作,但他还是忍住了。

“你在外边搞到了条狗和女朋友。认真的?这就是你想要的正常?救世主英雄去对付狗毛引致的鼻敏感和丰胸内衣的帐单?”这句话更像是撅嘴大天使不满的喃喃自语。

“人类叫这个做人生。对,那是我当时想要的。”Sam还是动手拯救了无辜的價钱贴纸,即使拨开了大天使的手的亲匿接触,会引来对方抬眼的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当然他不会承认那个笑容糖份有点高。

“Sam。“Lucifer轻声一唤壮年的名字。“你的祈祷,我听到了。“

被认真的呼喊着自己的名号,Sam才发现住在地狱的天使的声线是可以如此亲和近人的。

“我从来没有骗过你。我指言语上。也许给你少许提示,误导你去认为那是父亲的神蹟。但,你有没有想过?为何你会简单的就去深信不疑?为何你里,被敌人触摸脸颊,还可以感到安心平和呢?“

Lucifer手背轻若有若无的轻碰着Sam的手。Sam无法回答Lucifer的提问,也没法缩开传来微涼温度的手背,他可以做的只是呑嚥着口水,並把渐渐浮面的情感按下去,小心谨慎的呼吸每一口气,盼望对方不用察觉到他的小改变。

就像吓走走森林中的小动物,Lucifer用平和轻柔唤不醒一只沉睡的麋鹿的语气慢慢说着,“你如我所愿的来到地狱找我了。老实说,你从没让我失望过。“天使轻笑,”可是没想过你会这么害怕的 。我总是法控制自己面对你时,要释放多少的情绪。我会把责任怪罪于你太可爱有趣身上,很抱歉吓哭你了。”

被感染似的,Sam用着同样的语气回应他,“你才不是真的感到抱歉。“

“对,我不是。#抱歉我不感到抱歉。“Lucifer顽童似的伸岀分叉的舌头做个鬼脸,引得Sam再也撅不嘴角,勾起弧度。

奇妙的,兩个人的气氛进入了一个奇异的空间,气温不涼不热,阳光酒在退色的木地板上,轻柔的纯音乐在空气中流转。他们都垂下头盯着互对的鞋尖。也许话题不应该再延续,因为只要随便一人踏前一步,他们的鞋尖就会碰在一起。如果Lucifer在此时抬头,Sam会不幸的发现他们之间有着完美适合接吻的距离…

”先生?你是要结帐的吗?“一道女声切入了凝固的空间,唤醒Sam该继续呼吸並取走Lucifer的注意力。

“是的。现在是在做半價优惠吗?”Lucifer很快就代进了小市民的模式。

Sam不知为何的松了口气。

“没有半價优惠,先生。”

“那八折优惠?我有身后的大个子大概会有Netflix的全年会员。“

居然给他说中了。

”Netflix的黄金会员也帮不上忙,但我可以免费送个膠袋给你,永不过时的黑色,防水防塵。”女店员调侃回去。

“成交。”大天使翻找了大叔皮囊的口袋,並成功在里面掏岀几张皺乱的美金。“把零找留起来。你值得的。”Lucifer追加一个魅力单眼给作小费,惹得女店员边搖头边发笑的把钞票摊开收下。

“我们刚才说到哪里了?”Lucifer就着店员包好商品的空档,转身欣赏Sam无奈的表情,同时想把故事收尾。“对了。Darkness啊姨。她真是个Badass 中的Badass啊。但你是谁?Fucking Winchester!世上没有你们搞不定的案件。“Lucifer在Sam胸口敲下一拳赞赏,Sam这次乾脆接受他的接受了。

“顺便,你们也將我和父亲千年的積怨搞定了。所以,天启没必要发生了。谢谢。”道谢是对店员说的,他收下了放好在黑色膠袋的唱片。“我再也不打你皮囊的主意了。游戏玩家按了退岀键,消失于人海之中,随风而去。BYE BYE圣经,BYE BYE命运。我自由了,千百年来,了无牽掛,Lucifer第一次真正的自由了。”

Sam没想过。自己会有机会从Lucifer口中听到自由一字。

起他心头的情绪微微激荡。不可思议又无比喜悦,Lucifer没有真正的说岀口,但他领会到了。大天使用废话绕了很路,但是“谢谢”,才是收藏千言万语里的含意。Sam无法阻止自己由心而发的为他感到高兴。但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夹杂在里头让他鼻子一酸。

“就是这样了?你岀现在我梦境的原因。其实你可以选择个简单点的方法道谢,例如寄张卡片什么的。”

Lucifer没有否他要道谢。但亦微笑着叹了口气,似是戏笑为何聰明人为何突然之间愚笨起来。“对对,你说得好象我真的会这样做似的。Sammy,我该拿你怎么办?经历过如此之多,你还是不理解我们
。我们之间的连接是无法打破的。就算相距有多远…“

Sam不解的看着他。

"我再说一次,这是你的梦、你的世界,你的创作。你是你梦境里的神。神说,希望有Lucifer在这里,所以我就在这里。“只要大天使认真的说话起来,每个章节都会如福音般美妙。

“你想念我了,Sam。“

空气静止了半分钟,之后…

“噗!哈…哈、哈哈哈哈,“Sam发笑起来,“有趣,给你作弄到了!这是我认识你以来第一次给你逗笑了。天,我那么差一点就要相信你了。“Sam捧着肚子笑了一段时间,直到胃有点疼,他才站直身子发现Lucifer抱住手臂撅起嘴唇,一脸认真的等着自己像傻瓜般把独角演完。

Sam紧张的呑了口水,不知该如何应对。反正要他承认自己也许在心底某一处默默掛念这个神烦恶魔忽然消失的低趣味搔扰?连门都没有。

似是看穿Sam心底的自圆其说,Lucifer反了白眼,没好气的把手中的黑膠唱片拍在对方结实的胸口上。

“总之!下次你要约会,选个好点的地方。例如游乐场之类的。“

”游乐场遜惨了。“

”总比CD店好!你以为自己还是青春期的搖滚少年吗?“

“等等,你刚才是说约会吗?”

Lucifer留给他的一个已经是个标准的天使笑容。“下次记得给我带支玫瑰。”

End.

小番外

“……sam。“

”Saammmm!!!“

”什么!?“Sam从睡梦中惊醒,吓在坐在床上。

“Dude,已经十二点了!你还要睡多久?你不是说今日一整天要把纪录者的资料重新整理再输入电脑,方便我们在外查案用吗?“

”好、好像是的?“Sam揉了一把没睡醒的脸。”我睡多久了?……8小时?天…我睡了是猎人时间的16小时。“

”做的美梦太甜,不愿醒来?看你一直睡一直淫笑的。梦到Emma Watson还是 Scarlett Johansson了?“

“连接近都说不上?Dean,你手上的是什么?”

“在你床底找到的。”

“为什么你要翻找我的床底?!“

”嘿,我的小黄书看光了。兄弟一场,想问你借点货用。果然,我太高估你了。黑膠唱片哈?想不到你有这种兴致。“

”天,快告诉我那张唱片,不是和天堂、天使有关的。“

”Bingo!怎么?这张唱片不是你買的吗?“

”嗯……我…我猜…那是Lucifer留下的。“

“Ass-cifer?噢,他睡了你的床铺兩天,没给半分钱。那我们拿了走他的黑膠作房租,夠公平的…“

”等等…Dean,你不是打算播吧?…Dean?!“

”留声机和早餐在楼下。移动你的屁股,老弟。“

“Dean!!!“

Heaven Must Be Missing An Angel 
Heaven must be missin' an angel
Missin' one angel, child

'Cause you're here with me right now

Your love is heavenly, baby
Heavenly to me, baby

Your kiss, filled with tenderness
I want all I can get
Of your sexiness
Showers, your love comes in showers
And every hour on the hour
You let me feel your loving power

There's a rainbow over my shoulder
When you came, my cup runneth over
You gave me your heavenly love
And if one night you hear crying from above

It's 'cause heaven must be missin' an angel
Missin' one angel, child
'Cause you're here with me right now
Your love is heavenly, baby
Heavenly to me, baby

Ooh, heaven (heaven)
Ooh, heaven (heaven)
Ooh, heaven (heaven)
Heaven (heaven)

Ooh, I'm captured by your spell
You're different, girl, I can tell
When you're layin' on my pillow, baby
Above your pretty head
There's a halo, that's why I know

轻快的歌曲一直在地堡循环了一整天

直至Sam在梦中再次遇见Lucifer

直至看到Lucifer哼着歌曲的背影

Sam才发现自己已经记起了每句歌词

Dame It!!

Sam希望对方在转过身前能把手中的玫瑰消灭。

评论

热度(42)